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汉口银行被指做假担保 250亩土地被过户

作者:李静瑕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4/15 11:10:54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每经记者 李静瑕 实习生 梅俊彦发自北京

  “现在我们有了新的材料,在我们被运作为武汉思登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登达集团)做527万元担保的那250亩土地,也是 ‘被过户’的。”日前,万国宝通生物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国宝通)相关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据称,艾群策在公开曝光指汉口银行“假担保”之后,他和万国宝通的相关人士就在不断收集证据,并不断联系相关部门,希望能够尽早解决此事。而处于风口浪尖的汉口银行,除了4月7日晚间发布了一份严正声明以来,没有做出任何对于此事的信息披露。

  记者昨日致电汉口银行相关人士询问此事,该人士称,“他(艾群策)想一直闹下去,那他很有精神啊,他想闹我们也不能阻止他闹。”

  250亩土地“被过户”?

  万国宝通相关负责人口中的这250亩土地,正是在汉口银行真假担保事件中,作为万国宝通提供担保的黄陂区木兰湖250亩土地。

  艾群策向记者提供的最新资料显示,思登达集团于2004年10月25日将塔尔国用(1998)字第007号250亩木兰湖土地使用权变更为万国宝通,并在武汉市黄陂区国土资源城市规划管理局进行了土地登记。在该登记“备注”里面显示,土地经工商部门批准思登达集团以该地使用权入股万国宝通。

  “这250亩土地原来是属于思登达集团的,他们作假过户给了万国宝通,我们都不知道有这个土地。”上述万国宝通相关负责人称,土地“被过户”之后,汉口银行正是将这250亩土地以万国宝通的名义作了上述担保。

  尽管如此,不过奇怪的是,2004年9月12日有一份万国宝通与思登达集团共同签章的《承诺书》称,双方拥有的该250亩土地投资到万国宝通,共同开发生态旅游项目,并作出承诺,对该用地所欠部分地款以及农民补偿费问题,在该土地过户后,进入开发阶段,一并解决。

  艾群策提供的一份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武汉市商业银行(汉口银行前身)新路支行与思登达集团的债务纠纷案件,在2000年7月26日通过该院调解,让思登达集团归还527.105万元的本金以及利息。

  法院于2001年3月22日,依法查封了思登达集团所有的位于黄陂区木兰湖250亩土地使用权、长堰芦子河375亩土地使用权、滠口许庙村30亩土地使用权。然而查封的土地使用权因为有瑕疵,无法处置变现,思登达集团也没有其他财产可供执行,因此于2001年12月3日中止执行。这时,万国宝通并未为思登达集团上述527.105万元的债务做出担保。

  在一份日期为2004年11月8日、名为《申请》的文件当中,武汉市商业银行新路支行向法院申请恢复于2001年12月3日中止执行的土地查封。理由为,“现因被执行人拟将黄陂区木兰湖250亩土地使用权投资入股到武汉万国宝通生物谷股份公司,计划在‘三板’上市,有利于下一步双方总体债权债务的解决”。

  上述裁定书中显示,在恢复执行过程中,万国宝通愿意为武汉思登达(集团)有限公司提供担保,但担保人万国宝通在担保期间未履行担保义务。法院于2006年11月13日裁定追加万国宝通为该案的被执行人。

  “我们对这250亩土地,根本就没有使用权,我们也没有收到过户的相关材料。其实,思登达集团在武汉较好的地段已经有140亩土地开发出来。有这么好地段的工业园用地,他们至少赚了上亿元。所以说他们不是没有钱去还这笔债务,现在还想以1000万元打包出去,把这笔债务抹掉。”上述万国宝通负责人表示。

  而之前汉口银行在严正声明中也曾否认1000万元打包思登达集团债务的事情。对于万国宝通关于土地的说法,记者致电汉口银行相关负责人,除了汉口银行监事长电话无人接听之外,其董事长、行长等高管均关机。只有上述相关人士称,对于土地“被过户”以及整个事件的进展“不是很清楚”。

  剑指股权?

  对于汉口银行对媒体所称的“艾群策的核心利益是与思登达集团的股权之争,而非万国公司名下土地存在的担保和被查封问题”,万国宝通上述负责人称,希望汉口银行提供艾群策与思登达集团的股权之争“争”在哪里。

  之前,在记者的采访中,艾群策也曾表示,汉口银行与思登达集团运作的万国宝通“假担保”事件,他怀疑他们也是觊觎他手中持有的“3520万股股票”。万国宝通相关负责人也称,“现在万国宝通要上市了,思登达集团就开始‘想心思’了。”

  那么,究竟这“3520万股股票”是什么呢?而思登达集团与万国宝通之间是否存在股权之争呢?

  对此,万国宝通上述负责人向记者一一道出了万国宝通与思登达集团所谓的“股权之争”。据介绍,原来思登达是两个牌子,一个是思登达股份公司,一个是思登达集团公司(即上述思登达集团)。“2003年9月,艾群策以青岛万国宝通投资事务中心向思登达集团收购了它持有的思登达股份所有的股权,3520万股股票,持股比例为70.4%,这些股票现在仍然在湖北股权托管中心。”他表示。

  而到了2004年,艾群策持有70.4%股权的思登达股份,更名为“武汉万国宝通生物谷股份有限公司”,其股本达到5000万股。“也就是说目前思登达集团与万国宝通,并没有任何的股权关系,何来‘股权之争’?”万国宝通上述负责人称。

  记者在湖北股权托管中心查询了万国宝通的股权,在该托管中心的代码为“0086”,显示地址在“武汉市武昌区丰收村特一号思登达工业园”,而总股本数为5000万股,其中法人股数为4000万,内部职工股数为1000万股。

  记者希望通过该股权中心查询艾群策持有的股本数以及股东情况,但被该中心工作人员拒绝,称只有万国宝通股东才有权限查阅。

  不过,在上述思登达集团《关于土地使用权证过户的申请报告》中披露的信息,思登达股份在2004年完成重组并更名为万国宝通之后,其股权结构中思登达集团以上述250亩土地投资入股,持1500万股,占总股份30%。而当时的青岛万国宝通投资事务中心,则以1000万元的树苗,持1000万股,比例为20%。武汉振鹏地产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振业生态科技有限公司,武汉长江寄售行有限公司各投入500万元人民币,分别持有10%。内部职工股1000万股,比例为20%。

  对于整个真假担保事件,之前汉口银行相关负责人称,希望万国宝通能够走法律程序。不过,上述万国宝通负责人称,“我们现在没办法告汉口银行,我们没有原始材料怎么去告他们呢?担保的协议我们如果执行了,他收了我们的钱,就成为事实,我们可以告他们,但是现在没有执行,也就成不了事实。”

  当地一名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如果法院并没有将裁定书送达到当事人或者公司手中,万国宝通有理由不履行偿还债务。而万国宝通怀疑被银行假担保,是可以提出上诉的,并且可以通过对担保协议公章以及签名进行鉴定确定真假。“把钱还了再来打官司的话就麻烦多了。”该律师称。

  该律师还表示,整个事件可能会对汉口银行上市进程起到负面影响,如果存在这种纠纷,有可能会在做上市评估的时候通不过。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