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信息 NEWS
密云县离婚公司股权分割律师律师事务所 婚姻调解律师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12日

为避免法庭上的唇枪舌战,很多感情破裂的夫妻愿意选择通过一纸协议解除双方的婚姻关系。现实中不乏一些当事人为了节省时间和金钱成本随便在网上找一篇模板便照猫画虎,随后到婚姻登记处因内容不明确被打回,还有些是离婚协议中留下了一些容许对方反悔的后患,结果导致双方依然纠纷不断。最近有几位当事人亲自过来委托律师起草离婚协议,对于当事人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离婚协议到底什么时候生效?是双方签字后即生效呢还是办理离婚登记以后才生效呢?

北京专业婚姻财产律师指出:首先必须明确离婚协议是一个具有双重性质的契约,签订离婚协议既是一种身份法律行为又是一种财产法律行为。离婚协议内容主要包括三项内容:一是解除双方婚姻关系;二是约定子女抚养权、抚养费、探视权;三是约定财产归属。那么离婚的身份法律行为即协议中约定解除婚姻关系的内容是以办理离婚登记手续或以法院判决离婚为生效条件的;然而财产法律行为时以离婚为生效前提条件的,值得注意的是财产法律行为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单独撤销或变更的。

曾经处理过得一个案件,王某与孙某协议离婚,因孙某婚内出轨,在财产方面孙某自愿将婚前登记在自己名下的房子约定给孩子,婚后购买的房产约定给王某。随后双方办理了离婚登记,因为当时王某居住在该房产内,协议又明确约定将房子给自己和孩子,于是没有强制要求孙某配合办理过户登记。

签订离婚协议的第八个月,王某却收到了一纸诉状,孙某起诉分割离婚后财产。孙某在起诉状中表示离婚协议内容是在王某的逼迫下签字的,现在要求撤销协议重新分割财产。无奈王某才找到律师一问究竟,原来离婚协议在欺诈、胁迫等情形下在离婚后一年内是可以撤销的。

经过庭审,因约定给孩子的房产属于对第三人的赠与,同时构成道德义务的赠与,是不能任意撤销的。另约定给王某的房子因孙某没有提供能证明是在孙某胁迫、欺诈的情况下签字的有利证据,最终驳回孙某的诉讼请求。后来王某又起诉孙某履行协议,配合办理过户。

需要强调的是离婚协议的身份法律行为在办理离婚登记后立即生效,而财产法律行为是在财产交付、办理登记后才生效的。建议当事人即使通过协议离婚,签字之前咨询律师也是很有必要的。

北京婚姻财产离婚律师,张荆律师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北京律师协会会员、两届政协委员、民进会员。曾就职于市法律服务处,参与进行地方规章的起草、审查;地方性规章的培训;与相关案件的诉讼代理;受市政聘请担任法律教师,负责地方行政部门的法律培训。从事执业律师后,曾代理了多起 婚姻财产律师、公司法律纠纷、房地产、劳动争议及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等。离婚律师费怎么收费,期待您的来电咨询!

记者:近年来妇联系统陆续收到投诉,反映有些离婚案件的当事人(主要是男性)为达到离婚后非法占有夫妻共同财产的目的,与人串通债务,或者把自己吸毒、高利贷、非法等欠债伪装成合法的家庭支出,有的受案法院在女方当事人无法提出反证的情况下,依据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将这些债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有的法院甚至在执行阶段适用该条规定,未经判决直接将女方作为被执行人。请您介绍一下法院对此问题的意见。

杜万华:我觉得这些观点可能与对该条司法解释的制定背景、条文本意以及适用程序不太了解有关。在实际社会生活中,一方举债的情形非常复杂,不仅存在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举债给其配偶造成损害的情况;也存在夫妻合谋以离婚为手段,将共同财产分配给一方,而将债务分配给另一方,借以达到逃避债务、损害债权人利益目的的情形。

2003年在制定婚姻法解释(二)时,出现一个情况,夫妻双方联合对付债权人,以作假的方式通过离婚将财产转移到一方,借以逃避债务。这种现象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比较突出,欠发达地区也有所反映。根据这个情况当时反复讨论,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在把握度的程度上争论了很长时间。确定第24条的表述之后,夫妻双方恶意对付债权人的现象得到遏制。

但是近四五年来,夫妻一方与案外人恶意串通债务损害另一方合法权益的情况开始增多。有人为此对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提出异议。人民法院对此高度重视,责成专门人员进行研究。

我们认为,从现有的婚姻法规定来看,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是符合婚姻法立法精神的。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与婚姻法第41条的规定并不矛盾。婚姻法第41条是离婚时夫妻债务的判断标准,解决的是夫妻内部法律关系,而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是针对夫妻债务的外部法律关系所作的规定,符合现代民法保护交易安全的理念。

我们强调要区分不同的法律关系,分别适用婚姻法第41条和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予以解决:

在涉及夫妻债务的内部法律关系时,按照婚姻法第41条的规定进行认定,即在夫妻离婚时,由作为配偶一方的债务人举证证明,其所借债务是否基于夫妻双方合意或者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举证证明不能,配偶另一方不承担债务偿还份额。

在涉及夫妻债务的外部法律关系时,按照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进行认定,同时明确,在该条但书规定的两种情形外,如果配偶一方举证证明所借债务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配偶一方不承担偿还责任。

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我们高度重视,依法积极应对。目前,人民法院已经通过司法解释、答复、会议纪要、发布指导性案例以及培训等多种形式对此问题进行处理。

为什么社会对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反响这么大?一个原因是,在执行阶段直接认定夫妻共同债务。

实践中确实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债权人拿到法院判决直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有的基层法院直接引用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把未参加诉讼的配偶另一方直接追加为被执行人,这显然不合适。

我们当时制定这个司法解释本身就是司法审判的裁判标准,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只能在审判阶段不能在执行阶段。在2015年12月召开的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我们专门强调,夫妻共同债务应当通过审判程序来认定,不能由执行程序认定。因为如果夫妻共同债务可以通过执行程序认定,那没有参加诉讼的配偶一方就失去了利用一审、二审和审判监督程序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机会,这是不公平的。

我们认为,在执行过程中:

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夫妻一方认为不能执行自己的财产,有权依法提出执行异议;

如果该执行异议被驳回,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夫妻一方认为执行依据有错误,有权依法提起案外人申请再审之诉;

对此再审申请,人民法院应当立案审查,鉴于夫妻一方没有参加原审诉讼,法院可以提审或者指令再审;

进入再审后,鉴于原审诉讼遗漏当事人,人民法院可以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

应当看到,虚假诉讼不仅出现在家事纠纷中,在其他借贷纠纷案件中也存在。目前,我们正在通过多种手段防范、打击虚假诉讼。在借贷司法解释中,对借贷法律关系的认定、举证证明标准、虚假诉讼认定和惩处等方面作出了具体规定。

比如,在借贷案件中,要证明债权债务关系成立,举证责任首先在债权人,要达到证明程度,单提出借条不能证明真正履行出借义务,要能够举出履行出借义务的其他证据,这在证据方面有一系列规定。如果证据在形式上达到了证明标准,债务人一方还可以举出其他证据反驳;在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中,对当事人要亲自出庭,向法庭证言虚假要承担法律责任等方面也作出了详细规定。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少虚假诉讼。目前人民法院还在制定有关应对虚假诉讼的专门意见。

记者:一些妇女反映没有证据证明丈夫所借债务是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也没法证明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杜万华:债权债务是否存在、是不是非法,首先是事实认定问题。在具体案件中,如果债权人要通过诉讼主张债权,一般情况下,债权债务关系存在和合法性的举证证明责任在债权人,而不在债务人。对此,妇女们一定要清楚,不要搞颠倒了。

如果配偶一方与债权人恶意串通,认可这一债务存在。作为共同诉讼人,配偶一方完全可以根据法律和借贷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特别是借贷司法解释第19条关于判定虚假诉讼的十项规定,要求对方举证证明自己所主张的债权债务存在并具有合法性;如果自己有证据,也可以由自己举出的证据证明对方债权债务关系的不存在或者非法。

人民法院最后也会根据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综合双方当事人的举证和质证情况,对债权债务关系是否存在或者是否合法作出判定。

因此,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妇女们一定要拿起法律武器,在律师等法律工作者的帮助下,积极维权,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将举证证明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附:2015年12月召开的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杜万华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

关于婚姻家庭、继承纠纷等家事案件的审理问题,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问题。夫妻一方举债的情形在现实生活中非常复杂,不仅存在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举债给其配偶造成损害的情况;也存在夫妻合谋以离婚为手段,将共同财产分配给一方,而将债务分配给另一方,借以达到逃避债务、损害债权人利益目的的情形。

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各地法院对这个问题争议也非常大,包括共同债务除还包括侵权等其他债务;在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上,除“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标准外,是否要考虑增加“为了家庭共同利益”的标准;在举债人配偶一方举证证明举债人所借债务明显超出日常生活及生产经营所需,或者举债人具有吸毒等不良嗜好的,举证证明责任能否转移等问题。这些问题目前争议都非常大,我们也正在研究中。

总体意见是,处理这类纠纷一定要兼顾债权人信赖利益的保护和妇女儿童权益的维护两个方面。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性质的考量,应区分规制不同的法律关系,分别适用婚姻法第四十一条和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予以解决:

在涉及夫妻债务的内部法律关系时,应按照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进行认定,即在夫妻离婚时,由债务人举证证明所借债务是否基于夫妻双方合意或者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举证不足,配偶一方不承担偿还责任。

在涉及夫妻债务的外部法律关系时,应按照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进行认定。

但是,在该条“但书”规定的两种情形外,可以考虑增加一种情形,即如果配偶一方举证证明所借债务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配偶一方也不承担偿还责任。

对于举证证明责任问题,我重点强调一下,切忌僵化机械理解举证证明责任,要注意根据不同案件事实,区分争议点是配偶双方内部关系还是与债权人之间的外部关系,合理分配举证证明责任。

同时注意举证责任的转化,如果债权人对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提供初步证据后,举证证明责任就应转化为举债人的配偶一方,由举债人配偶一方对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抗辩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当然如果举债人配偶一方举证证明举债人所借债务明显超出日常生活及生产经营所需,或者举债人具有吸毒等不良嗜好,或者所借债务发生在双方分居期间等情形的,举证证明责任就相应地转回到债权人一方。

对此,我们主要担心的是因举证证明责任分担不当,导致极端个案发生,造成极其不好的社会影响。希望各高院民一庭庭长回去后对各自辖区的民事审判部门强调这个问题,尤其是要跟基层法院的法官讲清楚,防止极端个案出现。法院也将进一步加强对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指导,精选和发布相关指导性案例,明晰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统一司法裁判尺度。

北京婚姻房产律师,张荆律师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北京律师协会会员、两届政协委员、民进会员。曾就职于市法律服务处,参与进行地方规章的起草、审查;地方性规章的培训;与相关案件的诉讼代理;受市政聘请担任法律教师,负责地方行政部门的法律培训。从事执业律师后,曾代理了多起婚姻财产律师、公司法律纠纷、房地产、劳动争议及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等。离婚律师费怎么收费,期待您的来电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