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主办
   | 网站首页 | 金融焦点 | 银行 | 股票 | 基金 | 保险 | 期货 | 股评 | 港股 | 美股 | 外汇 | 债券 | 黄金 | 理财 | 信托 | 房产 | 汽车 | 行情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第一金融网 >> 基金 >> 基金研究报告 >> 正文

看好中国 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经济增长的故事

2013-8-22 8:17:02  文章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上证报记者专访高盛集团董事长兼CEO贝兰克梵●我是中国的长期投资者,而不是短期投资者,会为自己和孩子投资中国●在应对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采取很有效的政策,且执行能力让全世界叹服●出售工行股份,并不是对工行或中国经济有看法,而是监管者有
  上证报记者专访高盛集团董事长兼CEO贝兰克梵

  ●我是中国的长期投资者,而不是短期投资者,会为自己和孩子投资中国

  ●在应对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采取很有效的政策,且执行能力让全世界叹服

  ●出售工行股份,并不是对工行或中国经济有看法,而是监管者有更高的资本金要求

  又见贝兰克梵。上次上证报记者采访高盛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梵已是2007年。“这仿佛就在昨天。”贝兰克梵说。

  在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爆发前,他预见到金融市场风险,提前处置了高盛所持风险仓位,这也是确保高盛在危机中并未受到较大损害的重要原因之一,且预言“市场没有足够大的‘降落伞’来应对危机”。

  危机爆发以来,华尔街大型投资银行倒闭破产、高管“走马灯”似的轮换等事件让市场看得眼花缭乱,而贝兰克梵则一直稳坐在高盛“掌舵人”的位置上,带领高盛在全球投行业屹立不倒。2012年高盛以净盈利74.8亿美元交出一份超市场预期的财报,且全年兼并收购数量全球排名第一,在股权和股权相关发售及普通股发售中排名第一,债券承销净营收19.6亿美元,为2007年以来新高。

  对此,贝兰克梵只是说,“去年盈利还不错,但并没有危机以前好”,现在面对各种监管、法律、股东和公众的问题,还有美国经济复苏但弱于预期、欧洲复苏仍需较长时间、中国经济增速下行等,并不是有利于投资银行营运的好环境。

  在被记者询问到沽清所持工行股份是否意味着高盛在华战略调整时,贝兰克梵坚定地说,高盛在华战略是持续投资、与中国共同成长。他说,“并不是对工行和中国经济没有信心,而是我们的监管有更多资本金要求”,“出售工行股份是温和的、持续的,选择并不会损害工行声誉的时点”。

  自1982年加入高盛,贝兰克梵在高盛工作长达31年,他笑称“我从未认为我可以做任何事情这么长时间,每年、每天,我努力把工作做到最好,直到有一天当我看日历发现我已经在这里工作30多年了。”

  目前是中国发展的重要时点

  整个世界都处于经济复苏阶段,此时中国经济体显得更加重要,因为世界经济很多增长动力都来自中国 

  “我经常会来中国,每年都会来好几次,去会见监管层、重要政治人物、以及企业CEO们。”记者与贝兰克梵的对话轻松开场后,他马上就提到了中国经济。“我认为目前是中国发展的重要时点,它已成为世界重要的经济体。”

  “整个世界都处于经济复苏阶段,此时中国经济显得更加重要,因为世界经济很多增长动力都来自中国。我在全世界行走发现,中国的增长故事已不仅仅受到中国自身的关注,现在全球每个国家都在关注中国,比如与中国有进出口业务的企业、以及为这些企业提供商品和服务的机构等。”

  当记者问到中国经济目前存在的不确定性问题的时候,他认为市场关注的是新一届政府上台后政策,期待了解最新改革议程,想知道改革的优先项是哪些,关注点在哪里,这些改革实施起来是会容易还是困难。

  贝兰克梵说自己是中国的长期投资者,而不是短期投资者,会为自己和孩子投资中国。当被问到认为短期中国经济风险在哪里的时候,他回答说,这包括新一届政府对经济和改革的态度、全球经济风险对中国的传导,经济过热、经济增速放缓会对中国形成的压力等。

  “在应对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采取很有效的政策,且执行能力让全世界叹服。中国有着受过良好教育、充满活力和进取心的人才,所以长期来看,我是看好中国的。”

  “经济变化存在周期,随着经济周期的变化,短期的经济发展更难判断。就像20世纪是美国世纪,但不是每年都是美国年。你能拥有21世纪,但是未必每年是中国年。”贝兰克梵说。

  出售工行并不意味战略调整

  出售工行股份,并不是对工行、或中国经济有看法,而是监管者有更高的资本金要求,要求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方更为强劲

 

  “高盛在中国的战略是持续在中国投资,与中国共同成长。在这一原则下,我们持续增加投资、扩大业务范围。(出售工行股份)这不是对工行没有信心,也不是对中国战略的改变。”在被上证报记者问到5月底沽清所持工行股份,是否意味着高盛将调整中国战略时,贝兰克梵如此解释。

  今年5月下旬,高盛通过场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工行H股、套现约11.2亿美元,这是高盛第六次减持工行H股,在本次减持后,高盛不再持有工行股份。

  高盛2006年投资工行,且双方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多个领域有合作关系。根据相关减持记录,高盛此前5次减持分别发生在2009年6月、2010年9月、2011年11月、2012年4月及2013年1月。这也意味着,在金融危机最糟糕的时期,高盛并未大规模减持工行,而是将减持行为选择在经济逐步复苏阶段,且每次减持规模较温和、在13亿股至30亿股H股不等。

  贝兰克梵说,“我们出售工行股份,并不是对工行、或中国经济有看法,而是我们的监管者对我们有更高的资本金要求,要我们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方更为强劲。”他续称,“对我们这样的银行来说,永久性持有工行成本很高,而且,作为一家银行来持有另外一家银行的股份,也会使得我们这部分资产风险提升。”

  按照在减持时间点的工行港股价格粗略估算,高盛对工行的投资累计获益98.2亿美元。贝兰克梵也坦率地告诉记者,“投资工行很成功”。然而,“随着全球监管机构都在要求银行收紧资产负债表,持有更多资本金,我们清楚意识到了这种压力。今天上午我还和工行的姜建清董事长会晤,讨论下一步高盛与工行的合作关系。而且,在出售工行股份时,我们也采取温和的方式,持续、逐步出售所持工行股份,而且选择不会损害工行声誉的时机出售。”

  量化宽松政策退出时点不明

  政策、经济都要回归正常化,量化宽松政策最终也需要结束。至于退出的时点,究竟是今年9月、还是明年,时点的选择还是要看美联储

 

  就在本月初,美联储以全体一致的表决结果批准实施巴塞尔协议III,这意味着美国银行业从明年开始逐步采用更严厉的资本金标准,其中,将核心资本比率提升到至少7%,一级普通资本充足率将至少提升到4.5%,并设立2.5%的一级普通资本留存缓冲。

  此外,美联储官员还表示,希望在未来几个月采取行动,针对美国八大银行提出四个单独的提案。据海外媒体报道,这些措施可能包括对银行业务融资规模即杠杆比率设定严格上限,并追加资本金。这些银行被视为对全球经济具有系统重要性,包括高盛集团、美国银行和摩根大通公司等。

  贝兰克梵告诉记者,巴塞尔协议III对高盛的影响“立竿见影”。尽管巴塞尔协议III的相关内容真正执行和落实,仍需要多年时间。但是在美联储批准巴塞尔协议III执行后,市场、股东的期望就开始随之调整。

  “市场、股东希望我们能够较快满足巴塞尔协议III的要求,我们需要向他们汇报我们的执行进展情况。”贝兰克梵称,“因此巴塞尔协议III对高盛的影响马上就发生了,当这项条款被通过之后,市场、股东会期待机构能够马上满足这项要求,他们要求的速度甚至比监管者要求的速度还要快。”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最近有关减购国债计划、以及根据经济情况判断退出量宽政策时机等言论,在美国股市、债市、汇市等引发了一系列的波动。在被记者问及有关美联储逐步退出量化宽松计划所产生的影响时,贝兰克梵表示,如果刺激政策结束,市场会开始担忧目前的经济复苏和增长能否持续的问题,而这也是金融机构需要担心的内容。

  “但是,政策、经济都要回归正常化,量化宽松政策最终也需要结束。至于退出的时点,究竟是今年9月,还是明年,时点的选择还是要看美联储。”贝兰克梵说,如果美联储减少购买国债,这也是对美国经济复苏和健康发展有信心的体现。

  在全球去杠杆化的过程中,监管者们都无一例外关注影子银行的风险问题。而这是否会是另外一场巨大金融风险的起源,贝兰克梵告诉记者,存在这种可能,不过也应该看到,为了避免相应的风险,很多高标准、高资金要求的监管条款已经设立。

  “如果没有风险的话,也就不需要对此加强监管了。”贝兰克梵说,“但是我并不是说这就会引发另外一场危机。金融机构受到美国证监会、以及其他监管机构的监管,因而风险相对较小;还有一些非银行机构是没有受到这些监管的,我并不是说风险会来自他们那里,但是他们确实存在较高的风险。幸运的是,这些机构规模较小,如果他们暴露风险的话,后果不会很大。”

  新兴市场增速放缓而非衰退

  “新兴市场国家经济正变得更好,发达国家经济体衰退了,新兴市场国家受到的冲击变小,他们只是经济增速放缓,而不是跟着衰退”

 

  在谈到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国家与发达国家经济增长差距在逐步缩小时,贝兰克梵认为,下一代人仍然会发现新兴市场国家在持续增长,并最终赶上发达国家,但这个过程并不会一帆风顺,而是存在风险。

  “新兴市场的增长模式不会改变,但其内部存在较多风险。随着全球经济逐步复苏,新兴市场内各个经济体可能会出现不同的资金流入和回撤等现象,尤其是当投资者从风险规避型转向风险倾向型之后。新兴市场本身存在较多的风险,如果投资者对此焦虑不安,则有可能会回撤资金。而且新兴市场内各个经济体之间也会存在不成比例的经济增长。”贝兰克梵说。

  纵观其他时代和经济周期可以发现,任何经济体的增长都不是独立存在的。贝兰克梵表示:“我要说,新兴市场并没有脱离发达经济体而存在,的确,新兴市场拥有独立的经济增长驱动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脱离世界。因为他们生产的最终产品、销售的商品会出口到发达国家,发达国家经济衰退会对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形成影响。”

  不过,贝兰克梵强调,这也并不是过去意义上的“美国一打喷嚏,新兴市场国家就感冒”的时代了。“新兴市场国家经济正变得更好,发达国家经济体衰退了,新兴市场国家受到的冲击变小,他们只是经济增速放缓,而不是跟着衰退。”

  至于说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发展中暴露出来的结构性问题,贝兰克梵说:“这些并不是新问题,他们一直都存在,而这也正是新兴市场国家之所以处于‘发展中、始于低水平状态’的原因,也正是这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投资机会、增长机会的原因。”

  “当经济发展很美好的时候,人们倾向于忽视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问题;而当经济出现放缓、衰退时,人们就会看到各种结构性问题的迹象。”贝兰克梵说,这些是弱势,也正是机会。因为投资者知道这些国家会在他们薄弱的领域加大投资,这能够带来经济增长机会,提供工作机会,创造财富。

  中国经历结构性调整是必然

  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政府出台了有效措施,银行增加了信贷供给,有助于中国渡过危机,维持经济稳步增长。而在去杠杆化的过程中,中国经历结构性调整,是一个必然过程

 

  “还有一个月,就距离雷曼兄弟倒闭整整5年了,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已经过去很长时间。”贝兰克梵感慨道。“这段时间里,美国金融机构做了很多去杠杆化工作,机构自身想要去杠杆,监管者、市场、股东都要求机构去杠杆,这使得他们感觉更安全,也意味着机构需要提升资本金、缩减资产负债表,这样才能够赚取更多盈利,这很重要。”

  过去5年来,全球监管者都出台了很多有关降低分红、提升资本金的法规,股东也要求机构更严格地自我管理。“但这些都需要一个过程,在过去5年一直在推进,而不是一夜之间完成的。”他说。

  同样地,中国目前也在经历去杠杆化的过程。“你必须注意到,在去杠杆化的过程中,经济不会保持在杠杆化过程中一样的增速。”贝兰克梵说,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冲击,中国政府采取了刺激政策,这也是中国银行业杠杆率提升的原因之一。

  贝兰克梵高度评价中国在应对金融危机时的表现,政府出台有效措施,银行增加了信贷供给,这些都有助于中国渡过危机,维持经济稳步增长。而在去杠杆化的过程中,中国也在经历结构性调整,这是一个必然过程。

  当前并不是投行的最好环境

  美国经济在复苏中,但弱于预期,欧洲经济复苏仍需较长时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等大背景下,全球范围内的并购业务、交易类业务都相对较少

 

  2012年高盛交出了一份靓丽的财报,以净盈利74.8亿美元远超市场预期,且在全球投行中继续保持领军地位,全年兼并收购数量全球排名第一,在股权和股权相关发售及普通股发售中排名第一,债券承销净营收19.6亿美元、为2007年以来新高。

  “我们只是努力要做得和过去一样好,去年的盈利也还不错,但是并不是历史最好的,并没有金融危机以前好,危机前平均每年ROE为20%,现在则约11.5%水平。”贝兰克梵说。

  究其原因,贝兰克梵表示,“这是因为我们需要更多流动性,使得我们各项业务更安全。同时,美国经济在复苏中,但弱于预期,欧洲经济复苏仍需较长时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等大背景下,全球范围内的并购业务、交易类业务都相对较少,这对投资银行来说并不是最好的环境。”

  此外,“我们仍需面对一系列的监管、法律问题,客户也对经济不确定性存在担忧而减少交易。一些新的监管法规如此之新,以至于它们有些内容甚至都尚未公布或予以实施。我们也还在调整过去存在的问题。”

  对于危机以来,高盛所发生的变化,贝兰克梵说,高盛需要募集更多资金,面临更多监管要求,也受到更多的业务干预,需要在公众和高盛之间建立更多的联系。

  “我们没有零售银行业务,但是危机之后因为公众对我们业务的关注,我们了解加强与他们的沟通的重要性。危机以来,我们还未完整地经历一个经济周期,经济步入衰退、之后复苏,但尚未进入繁荣期。”

  以上都导致金融机构竞争方式的调整。贝兰克梵说,监管转向全球性监管,去杠杆化要求机构收窄业务,过去数年来信息科技的进步,这些都对金融机构带来挑战,“我们花费很大精力来满足监管、公众、股东、客户的要求,我们需要变得更透明、监管约束更严格。”

  而高盛需要通过与客户加强联系来保持竞争优势。贝兰克梵说,危机以来,很多机构改变了商业模式,比如开始从事零售业务、或者从国际扩张转向国内市场,但是高盛并没有改变战略。

  “我们仍专注于投行业务。我们的运营仍是全球性的。我们的大战略并没有改变。”贝兰克梵强调。

  近期,高盛陷入了“操控铝价”(参见封六海外版)的市场丑闻当中,被指利用转移铝库存来拉高铝市场价格。同时,也有报道称高盛正在寻求出售其金属仓库,这距离其充满争议性地进入这个行业仅有3年时间。

  贝兰克梵表示,金属仓储业务是非常好的业务,确实有一些报章讲述了很多相关所谓的“故事”,但是他强调“高盛在金属仓储业务上没有丑闻”。

  至于是否会出售高盛的金属仓储业务,贝兰克梵说,如果市场有好的机会,会选择出售;但如果没有好的价格,高盛会选择持续拥有。高盛视其金属仓储业务为一项投资,如果最终出售,那会是基于对这项投资的考虑。

分享到:
第一金融网免责声明:
1、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2、文章来源为均为其它媒体的转载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转载是处于提供更多信息以参考使用或学习、交流、科研之目的,不用于 商业用途。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转载文章涉及您的权益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话和函告知,我们将尽快处理。来信:fengyueyoubian#sina.com (请将#改为@)。
3、本网站所载文章、数据、网友投稿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与第一金融网站无关。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网友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专题栏目
    全站专题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文章列表 | 网站地图 | 征稿启事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6-2013 afinan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第一金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