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 第一金融网 >> 理财 >> 生活理财 >> 育儿养老 >> 正文

生或不生:中国城市中产的二胎生育账

2018/10/29 15:13:29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佚名
文章简介:一对身价三百亿的夫妇,为了还未降生的孩子,从早到晚趴在桌子上算育儿成本:从奶粉、纸尿布、磨牙棒到保姆费、学前班、补习班,再到车、房、婚礼。女儿八个月后,她把女儿留在老家由婆婆带,自己和丈夫回北京做生意,抑郁症状才慢慢好转。

  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

  一对身价三百亿的夫妇,为了还未降生的孩子,从早到晚趴在桌子上算育儿成本:从奶粉、纸尿布、磨牙棒到保姆费、学前班、补习班,再到车、房、婚礼。事无巨细,算了一天一夜。

  这是电影《西虹市首富》里的收尾一幕,他们将巨额财产倾囊捐出之前,还是决定预留一部分作为孩子的养育费用。

  夸张的背后,是为人父母者实实在在的焦虑,这在竞争激烈的一线城市尤甚。

  城市各项育儿成本约束着人们的生育意愿,有的生完一胎就急刹车,有的想生二胎却顾虑重重。

  “全面二孩”政策之后,根据原国家卫计委2015年生育意愿调查的结果,因为经济负担、太费精力和无人看护而不愿生育第二个子女的分别占到74.5%、61.1%、60.5%。

  带娃上班。

  工作放一边

  周花卷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也是一位全职爸爸。

  9月19日上午,周花卷抱着一岁多的女儿“小饼干”,抱怨道:上班有星期六、星期天,病了还可以请假,每天带小孩,什么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小饼干正牙牙学语,嘴忙个不停,还一边吃薯条、鸡块,喝可乐……周花卷觉得,没有人比婴儿更难沟通的了,“如果我现在回去上班,肯定什么事都能做好”。

  1984年出生的周花卷是天津人,家中独子,2007年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对外汉语专业后,选择留在上海工作。妻子馒头是他的校友,两人因学校动漫社结缘。馒头是上海人,也是独生子女,比他高一个年级。

  2009年1月,两人在上海结婚,三年后儿子出生。

  2015年,周花卷主动跟妻子馒头说,他想辞职做全职爸爸。那时儿子已经三岁,他觉得必须有一个人在家里带小孩,这是为了让自己和小孩都成为更好的人。

  那时他在一家咨询公司上班,妻子在一家中日合资外企做成本管理。对比自己和妻子的工作后,他觉得妻子单位离家近,上下班方便,而且不用加班,工资也比他高些。2015年6月,周花卷辞职。妻子馒头对他的要求是:“你在家带娃可以,但挣的钱必须能养活自己。”

  他一边带孩子,一边兼职做科学新闻和评论,还会接一些软件开发项目,以及帮人翻译科技图书……加起来一年收入有二十几万元。

  周花卷辞职没多久,夫妻俩就商量生二胎,但一直不断摇摆,害怕怀孕、生产,小孩生病、不听话……一切又再重来一次。

  但生二胎是早就决定好的。他和妻子都是第一代独生子女,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孤零零一个人。2017年6月,女儿小饼干出生。

  多年来,李旸一直独自一人在深圳打拼,但生完第一胎,她就放弃了刚晋升的职位。

  2007年下半年,李旸大学毕业后来到深圳,从事外贸公司的市场营销,需要经常去国外出差,“有时候一出去就是一个多月”,她喜欢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

  2011年结婚后,她照旧满世界飞。丈夫松子是江西人,在江西赣州开公司,两人结婚后分居两地——李旸一直想在深圳定居,但松子公司的业务无法在深圳开展。

  他们结婚的第二年,儿子出生,李旸休了半年产假,随后又回原公司上班。婆婆从赣州过来帮忙带小孩,松子也经常来深圳看她和小孩:有时候待几天,有时待一个月。

  有一次,李旸去秘鲁出差,去了一个多月。她“想儿子快想疯了”,担心他生病,吃不好、睡不好……

  儿子一岁多时,经常感冒发烧,婆婆和请的阿姨天天带他去打针,断断续续大半年不见好转。李旸看着很心痛,2014年上半年,她干脆辞职,专心在家里带孩子。那时她刚晋升为公司北美销售路线的总负责人,年薪二三十万元。

  李旸说,她辞职还有一层原因,就是考虑生二胎。一开始她并不想生“二胎”,儿子出生后,丈夫松子三天两头催,说“家里有两个孩子,对大人小孩都好”,最后她才决心生二胎。

  2016月6月,“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实行了半年,女儿顺利出生了。

  一年俩娃“估计要六七万”

  五天工作日,周花卷一个人在家带女儿,接送儿子;星期六上午,夫妻俩带儿子去上乐高课,中午在外面吃个饭,之后去孩子外公外婆家。其间,趁女儿睡着后,他们能单独跑出去溜达一圈。

  “这是一个礼拜,唯一一次可以两人单独出去的机会。”他说。到了星期天,他们又返回自己家,开车要大半个小时,坐地铁要一个多小时。

  此前,儿子周浩宇在小区上公立幼儿园,每个月学费两百多元,生活费两百多元,一个月一共约五百元。

  今年九月幼升小时,周花卷没有选择送儿子进私立小学,而是进了一所离家四五公里远的公立小学:没有学费,一个月几百元的生活费。

  周浩宇所在的班级,只有二十多个学生,学校算不上重点小学,但周花卷觉得已经很不错了,他不认为“一年花几万(元),十几万(元)送孩子上私立学校有多必要”。

  在他的引导下,儿子从小喜欢看书,识字量很大。上幼儿园中班时,就可以看全字书;上大班时,就看过诺贝尔实验的故事。“他还喜欢魔方,十分钟可以拼完一个魔方”。

  他给儿子报一个乐高课,一个游泳班、一个网上英语课,还有学校一个国际象棋课,加起来一个月开支不到2000元。

  2004年,社会学家徐安琪的调研报告《孩子的经济成本:转型期的结构变化和优化》称:从直接经济成本看, 0—16 岁孩子的抚养总成本达到 25 万元(即0-16岁子女2003年的人均支出相加之和);如估算到子女上高等院校,家庭支出则高达48万。

  十几年后的今天,物价飞涨,抚养成本翻了几番。

  周花卷自认为要求不高,有多少钱过多少钱的生活,但家里的各种开支依旧不少。生活开支,加每个月一万多元的房贷,他们一家四口人每个月要开支两万多元。另外,他们每年还会带孩子出国旅游一次。

  儿子报辅导班的开支,衣服、零食、玩具,再加上女儿的开支:一岁前吃一般的米粉、辅食,如今和他一样吃饺子、三明治、甚至外卖……据他初步估算,一年下来,一个孩子的花费约为四五万元,两个孩子估计要六七万元。

  “很多家长要求高品质的生活,孩子教育也一定要最好的,开支肯定不只这么多。”周花卷说,除他们夫妻之外,周边的朋友、同学,没有一个生“二胎”。

  生活成本和带娃压力陡增,二胎妈妈李旸常觉孤立无援。

  有孩子之后,李旸在深圳福田区租了一套三室两厅房子,每个月房租6500元。

  李旸一直想留在深圳,觉得这里有她的梦想。她来深圳12年,离成为深圳人最近的一次,是在2014年,她本打算在深圳买房,不料股票亏了一百多万。眼睁睁看着深圳房价节节高升,她住的小区从两万多涨到六万多一平米。

  儿子就在小区上幼儿园,每年学费两万多元。每个月房租,加生活费、幼儿园学费,以及培训费,一个月的开支要两三万元。

  女儿一岁左右,李旸不甘心,决定回归职场。家里雇阿姨带女儿,每月付3500元的工资,婆婆则负责接送儿子读书。

  生二胎的付出,不仅仅是时间和物质上的,精力成本更是难以计算。

  初秋的一个周末,李旸带着女儿,一边挤进地铁,一边感叹道:一个儿子的时候,生活还算轻松;女儿出生后,几乎没有任何休息时间。每个周末,不是带两个孩子去公园玩,就是带儿子去上兴趣班。

  她称自己七八成精力用在工作上,二三成精力用在照顾家里。但女儿出生后,李旸慢慢觉得身心疲惫,在这座偌大的城市里找不到归属感,也担心孩子缺少父亲陪伴。

  她最近考虑辞职回赣州,“不知道回去(赣州)做什么,到时候再看吧。”

  父母成 “老漂”

  1984年出生的徐灵在25岁那年去了北京。

  在北京,她开过美容店,做过服装生意,也做过微商……她跟别人一起合租,住狭小的房间,每天早起晚睡。虽然生意比老家县城好做,但始终觉得漂泊不定。

  2011年6月,她在老家生下了女儿。每个晚上,她要起来挤奶三四次,女儿还会醒几次,让她整晚都睡不着。“我不知道生小孩这么的辛苦,比我在北京(打拼)还辛苦。”大半年的时间,她患了轻度抑郁症。

  女儿八个月后,她把女儿留在老家由婆婆带,自己和丈夫回北京做生意,抑郁症状才慢慢好转。

  她说,女儿出生前,她一直以为自己会生两个小孩。没想到,女儿出生后,她会把女儿交给家里的老人带。

  2013年,她决定转战河北雄安做生意。她和丈夫到雄安白沟箱包城租了一个两层楼——两百多平米的门面,开了一家奢侈品管理护理店。“租期十年,房租一年八万多元,十年内涨幅不超过5%。”

  2017年4月1日,雄安成立经济开发区新区,之后工厂陆续撤离,配套设施不断完善,房价、房租也上涨了不少。

  女儿四岁的时候,徐灵把女儿和婆婆一起接到北京,让婆婆在北京接送女儿上幼儿园。

  但她工作很忙,每天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她必须在店里。另外,她想把业务扩大,准备做一些皮具、衣服等的护理,几乎没有时间照顾女儿。

  一年前,女儿跟婆婆回了老家,进了老家县城一所最好的小学。“可能比不上这边的学校,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徐灵无奈。

  2月28日,北京至雄安城际铁路正式开工,开通后,从北京到雄安新区仅需30分钟。

  徐灵打算今年年底在雄安买一套房,等这边安定下来后,再把女儿接过来读书。她说,店里收入并不高,一年才几十万元左右,但这种拼搏的人生才是她想要的。

  她逐渐放弃了生二胎的想法。“养两个小孩,要付出一辈子,”她说,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而且女儿已经大了,再生一个,他们也玩不到一块。

  当赡养和抚养冲突

  张丽说,“如果回头再选择的话,我可能不要(第二个)小孩。”

  五年前,张丽的父亲中风住院。

  张丽是独生女,父亲在医院待了两年,她和丈夫李阳就照顾了整整两年。

  父亲出院后,丈夫李阳跟她提出再要一个孩子,“如果只有一个孩子,以后他照顾老人会比较累,而且小孩也需要有人陪伴。”那时大儿子已经七岁了。

  根据“单独二胎”政策,他们其实早就可以生二胎,但张丽并不想要二胎,觉得生养小孩太辛苦。“我爸生病后,他每天都说,我拗不过他,就要了第二个孩子。”张丽说。

  2017年,他们第二个孩子出生了,也是儿子。

  张丽是广州人,李阳是温州人,两人都在广州市政府部门上班。

  因为单位工作不忙,一直到快要生产,她才去请的产假。“正常产假,加50天的延迟假期(广东省专门针对育龄夫妇)、剖腹产、高龄产妇的假期,一共是208天,一共差不多是七个月的产假”。七个月之后,张丽向单位申请哺乳假,一直带到小孩一岁。(产假是带薪的,哺乳假是另外的,只有最基本的工资。)

  他们住在广州市一个80平米的老房子,房子利用率高,有三个房间,离张丽父母家近,方便他们照顾生病的父亲。

  老二半岁后,因李阳经常出差,张丽一个人带不住两个小孩,她公婆便从温州老家来广州帮忙带孙子。“我跟先生住一间,老大和老二住一间,爷爷奶奶住一间”。

  张丽的婆婆身体不太好,而且他们都已经七十多岁了,不适应广州的气候和饮食,另外温州老家还有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太太”。张丽说,公公和婆婆放心不下,准备最晚坚持到明年,老二上幼儿园就回老家。

  她觉得,如果一定要生二胎,那也要早一点。“赶早不赶晚,这样两个孩子可以一起长大,趁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年轻,也可以帮忙带一下小孩。”

  周花卷夫妻俩上面有四个老人。

  周花卷父亲退休后,一直照顾爷爷,“两年前,爷爷过世了,他在家里休息”。但父亲身体一直不太好,大小毛病接连不断。女儿出生前,父亲颈椎病做手术,他回天津待了半个月,那时小饼干外公外婆带孩子。

  上海到天津,一千多公里的距离,高铁五六个小时,但周花卷平时很少能回去。

  周花卷辞职前,哥哥主要由外公外婆带,“晚上都是跟我们睡的”。但最近两年,外婆腿脚不好,膝盖的关节炎很厉害,周花卷家又住六楼,没有电梯,每天带孩子上下楼很不方便。

  “哥哥大了后,老人勉强带下去,也跟不上孩子跑,已经力不从心。”他说。

  关于四个老人的养老压力,周花卷说,好在,我们父母是有兄弟姐妹的,他们可以互相帮忙。“趁他们年纪还不算太大,把小孩生了,等再过十年,他们年纪大了,需要我们照顾了,我们的小孩也大了。”

  付出与收获

  虽然没有了自己的时间,但周花卷觉得一切都值得,他希望小孩不再孤独,也不用独自面对四个老人的负担。

  中国人口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说,中国家庭规模近几年不断缩小,从1982年的4.43人缩减至2010年的3.10人,独生子女家庭超过1.5亿户,家庭的生育、养老等基本功能有所弱化。许多独生子女面对沉重的养老负担,常感到有心无力、独木难支。

  大部分时间,两个孩子相处得很好,哥哥也会照顾妹妹。哥哥周浩宇是一个遵守规则的小朋友,平时出去玩从不要求买玩具,周花卷甚至觉得儿子“无欲无求”。但其实他有时也会生气,责怪爸妈说他,不说妹妹;抱怨爸妈不喜欢他,喜欢妹妹,甚至有时偷偷地推一下妹妹……

  周花卷有一次发现后,心平气和地问儿子:为什么说你,不说妹妹?儿子回答说:因为妹妹还小,什么都不懂。

  他发现,就算儿子懂,也是有情绪的,需要安慰。他这才体会到儿子对父母的依恋,与他小时候一样。“小孩就是你的一面镜子,跟他们相处时,你会看到自己的很多东西。”

  周花卷从小在爷爷奶奶家长大,到初中后开始寄宿,真正跟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他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家里来了人查户口,爸爸把户口本拿出来,对方看了看后问:怎么只有两个人?知道没有自己的户口后,他大哭了起来,说自己要跟爸爸妈妈在一起。

  “我爸爸用一张纸给我画了一张真户口,里面也写了名字,地址……然后剪得整整齐齐,把它装进了户口本里面。”他说,这是他记忆中最温暖的事。

  阳光下,秋风夹带着一丝凉爽,又弥漫着阵阵暖意。周花卷抱着女儿,穿过斑马线,走回了家。

分享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第一金融网免责声明:
    1、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2、文章来源为均为其它媒体的转载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转载是处于提供更多信息以参考使用或学习、交流、科研之目的,不用于 商业用途。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转载文章涉及您的权益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话和函告知,我们将尽快处理。来信:fengyueyoubian#sina.com (请将#改为@)。
    3、本网站所载文章、数据、网友投稿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与第一金融网站无关。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网友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全站精选
    [新闻]  2018亚太知识竞争力指数发布:中国占前十席中五席
     人民币结束四连贬 三大人民币汇率指数均上涨
    [银行]  银联卡中国境外发行量破亿 在这些国家成居民工资
     中国理财新规显效 部分银行暂停结构性存款业务
    [股票]  贵州茅台一天市值蒸发769亿 证金公司三季度增持
     李书福称“吉利黑公关”为小人陷害 直指某品牌水
    [基金]  十大基金纵论A股后市策略:积极政策效果逐步显现
     7.7亿老鼠仓大案细节首次披露:博士生从投资经理
    [保险]  郭树清:加大保险资金财务性和战略性投资优质上
     两女子先后遭尾随 女性保险怎么样?包括哪些险种
    [期货]  原油期货上市带火原油场外期权
     “中国版”原油期货开盘跌逾4% 油价联动性初显暗
    [股评]  贵州茅台前三季营收净利双增 股价连续下跌创一年
     机构预测下周大盘走势(10/29)
    [港股]  中国两部门约谈腾讯 要求清理传播淫秽低俗等有害
     许家印中国国内布局汽车产业 至少已拥有8家与汽
    [美股]  微软赶超亚马逊成全球市值第二大公司 或踏入”万
     苹果CEO库克现身欧州信息隐私大会 就保护数据隐
    [外汇]  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九连跌” 创逾一年半最低
     六大投行最新预测:一文看清混乱市场下的外汇趋
    [债券]  中国央行:发挥债券信贷股票等多渠道融资功能 改
     中国央行计划提供100亿人民币融资协助民间债券发
    [黄金]  避险升温金价1233美元十周高
     世界黄金协会:上半年中国央行大买黄金背后的三
    [理财]  逝者李咏:吾妻哈文
     生或不生:中国城市中产的二胎生育账
    [信托]  前9月中国房企信托及发债超万亿人民币 “换马甲
     信托部负责人解读信托细则:明确过渡期内信托业
    [房产]  中国社科院:一线城市房价微降 三四线城市接近停
     中国房地产限购全面取消?权威部门:不属实
    [汽车]  燃油系统缺陷 福特将在美召回130万辆Focus汽车
     东风本田等6车企召回汽车9.6万辆 德系“三驾马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文章列表 | 网站地图 | 征稿启事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6-2017 afinan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第一金融网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理财及投资指导,凡是以第一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第一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合作邮箱:fengyueyoubian@sina.com 合作电话:1867883995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