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一单交易引发美股崩盘“黑天鹅时刻”?

作者:塔利布  文章来源:华尔街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5/12 9:46:46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四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15过后不久,Universa Investments LP对冲基金在芝加哥期权交易池中下了一笔大单,投注股市将继续大幅下滑。

换作其它任何一天,这笔交易额为750万美元的50,000手的期权合约可能暂时挫伤股价,但不会引发太多波动。但在这一天,正值各类金融市场深幅震荡之时,区区20分钟后,股市发生大崩盘,而这笔交易可能在其中起了关键性作用。

塔利布(Nassim Taleb)
《黑天鹅:百年一遇的冲击》(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一书的作者塔利布(Nassim Taleb)为Universa对冲基金公司提供策略咨询。当天该公司进行的这笔交易,使得与其下注方向相反的交易者也卖出以抵消部分风险,其中包括英国银行巴克莱集团(Barclays PLC)旗下的经纪公司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

而后,随着市场继续下滑,已产生的跌幅可能迫使更多的“对冲”交易形成,造成了海啸爆发般的压力冲击至市场的几乎各个角落。

据熟悉情况的业内人士称,这股下跌浪潮看来冲击到了巴克莱资本等经纪公司的数据流。多位交易商及交易所负责人员说,接下来,大量的股票买卖指令阻塞了交易的进行。交易员说,甚至在某些个股跌至每股仅一美分前,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NYSE Euronext)的ARCA电子交易平台传输的数据看起来已开始出现问题。

混乱中,某些快速交易大型对冲基金退至场外,目前这些对冲基金为股市提供诸多流动性。交易员及其它卷入这场交易危机者目前均认为,这个与“黑天鹅”称谓相关的基金可能为这一“黑天鹅”时刻──这个引发灾难性系列后果的无从预见的稀有事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Universa公司创建人斯皮兹纳格尔(Mark Spitznagel)说,仅该公司自身的这笔交易不可能引发股市崩渍。他说,市场此前已到了一个临界点,到了即将崩溃之时。而巴克莱资本拒绝置评。

随着上周四令人猝不急防的股市大崩盘的更多细节逐渐清晰,没什么证据表明是交易员数据输入错误引发崩盘。相反,这一崩盘场景是一次由众多相关或不相关的事件同时发生而引发的异常罕见的结果,暴露出股市大大小小的结构性缺陷。在短短五分钟时间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即下挫700点。

共同基金公司Vanguard Group首席投资执行长索特(Gus Sauter)说,这的确表明股市存在结构性缺陷。他还说,大家必须彻底想想如何保存即时性而同时又保存流动性。

这一事件突显出股市一个更大的问题。近年来,市场呈指数性加速增长,并更为多样化。股票交易的主要地点不再限于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而扩展至众多公司运作的计算机服务器,涉及的地域广大,远及德州的奥斯汀、密苏里州的堪萨斯城,以及新泽西的雷德班克等。

这种多样化使股票交易成本更低,对机构及个人投资者来说均有利。但同时,这也使确保一个有序的市场更为困难、更难以控制。现如今,这种责任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进行高频率操作的交易员,这一团体的交易量约计占整个股市交易量的三分之二。而这些唯利是图的对冲基金留意的是他们自身投资者的利益,而非其交易股票的投资者的利益。

恐慌抛盘开始前数小时,即有信号表明上周四不会是个平凡之日。上午11:00时,道指仅下滑60点,而抛盘即异常沉重。衡量抛盘的指标之一,股票开盘即下滑的比例,创“911”恐怖袭击后开市首日来最高值。

到下午2:00,几乎各类金融市场均处于极度压力下。在欧洲,希腊债危机蔓延导致欧元兑美元及日圆大幅下滑,债券市场也普遍下挫。欧洲各银行互相间拆借利率上调。而在距华尔街2,800英里之遥的加州圣塔莫尼卡,Universa公司下了交易单。

对于管理着约60亿美元资产的Universa来说,这桩交易是符合其一贯作风的。该公司的顾问、投资家塔利布因《黑天鹅:百年一遇的冲击》一书而一举成名。这本书提出,金融市场中的不可能事件比大部分投资者认为的可能性要大的多。

Universa常常买进那些会在市场大幅下挫时获益的期权合约。该公司在2008年底的市场抛售中获得了巨额收益,去年推出了一只能在通货膨胀大幅上升时获益的基金。

据知情人士透露,Universa通过巴克莱的交易部门买进了五万份期权合约。假如标准普尔500指数6月份时跌至800点,这些合约将带来约40亿美元的收益。而买进这些期权合约之时,标准普尔500指数位于1,145点。

在芝加哥,这桩大规模交易看来立即对市场带来了影响。Universa交易对手方的交易员们实际上是在押注股市会上涨。不过据交易员们说,为了尽量降低赔钱的风险,他们反过来需要卖出。

市场跌得越狠,巴克莱等公司的交易员越不得不卖出以保护所持头寸。再加上市场中可能存在的其他数十桩交易,导致期货市场出现连环式的抛售。

随着股票交易量的激增,股市中各数据系统开始出现问题。在混乱局面不断加剧之际,每秒钟约有30万份股票信息──股价、走势和交易──涌入巴克莱系统。巴克莱的费根(Brian Fagen)说,正常情况下,峰值一般是每秒钟约5万份信息。当时费根盯住自己面前的屏幕,监测着混乱的局面。信息如潮水般地涌入,造成巴克莱一个交易系统的崩溃,不过一个备用系统在未中断该公司交易的情况下开始工作。

到了下午2点37分,过载看起来已经影响了纽约证券交易所的Arca电子交易系统。当时,其竞争对手纳斯达克在数据中检测到了它认为有问题的信息。纳斯达克发出一则消息说,不再允许Arca的报价自动从纽约证券交易所发送过来。纳斯达克隶属于Nasdaq OMX Group Inc.。

这一举措──也就是所谓的宣布“自助”──在大型交易所中很少发生。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BATS交易所也停止了自动接收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报价。

对于一类重要的参与者──交易频繁的对冲基金──所有这一切动荡开始变得风险过高,难以应付。有一种后来被证实了的担心是,在极度的波动中,一些(但不是所有的)交易随后会被取消,令他们陷入不想要的头寸。

纳朗(Manoj Narang)开始担心极度的动荡可能会导致他的基金损失惨重。他名下的Tradeworx Inc.公司在新泽西州从事高频率的交易业务。

在大约下午2点40分,他和一小群交易员忙着平仓。这只交易频繁的基金常常会在股指和指数中的个股之间迅速交易。

由于纳朗使用的电脑功能非常强大,一般情况下只需要大约一秒钟的时间就可以解除交易。不过在股市暴跌之际,却花了大约两分钟──在如今电脑推动下的市场中,这无异于永远。位于密苏里州的交易频繁的大型公司Tradebot Systems Inc.也看到了所买卖的很多证券存在混乱行为,它决定撤出市场。

看到交易频繁的基金要么卖出要么退出市场,华尔街经纪公司也开始撤出,纽约证券交易所暂时停止一些股票的交易,在这种情况下,买进声从市场上消失了。正常情况下,买进iShares Russell 1000 Growth Index交易所买卖基金的出价一般有数百万份,不过据《华尔街日报》看过的数据,在下午2点46分时,对一只几分钟前交易价格还在51美元的基金,高于14美元的出价只有四个。

在3点前后,抛售的压力减弱。就像股市下跌的神速一样,股市迅速反弹。交易员们说,迅速反弹背后的一个因素是使用电脑和公式在市场中寻找低价买进机会的基金。这些基金扑向数百只价格较低的股票,帮助推高了股市。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