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十二跳之后

作者:沈泽玮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5/29 17:50:00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新闻真是瞬息万变。

  上周,台湾首富、鸿海集团老板郭台铭上新闻版面,是因为有周刊爆说他太太曾馨莹已怀了虎宝宝,还登了一张他和太太及一岁大的女儿在国父纪念馆草地玩耍的照片。

  这周,同样一个人郭台铭,则是因为鸿海旗下的深圳富士康工厂接连十二起员工跳楼和一员工割脉事件,而成了媒体聚焦的人物。只见他一脸倦容、眉头深锁,台北深圳两头飞。

  跳楼,一个不消几秒钟的动作,意味着一个生命可能就此结束。四个月内接连爆炸性的十二跳,更构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企业问题及社会问题,引起国际媒体关注。

  从最早带点八卦味的风水说,到最后郭台铭不得不亲自出马道歉说明,整起事件越炒越大,但真相依旧扑朔迷离。

  郭台铭有头有脸,是台湾枭雄型的企业人物,感情生活一度丰富多姿,还上了娱乐版。他旗下的富士康又是做什么的?

  iPhone、Mac,这些时髦的科技玩意儿,就是富士康代工组装生产的。

  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是全球最大的代工王,为苹果生产iPhone和MacBook,也为包括戴尔、索尼、诺基亚等全球知名大厂生产其他产品。富士康在大陆雇用超过80万名员工,其中约42万在深圳。

  代工厂鲜少靠自身品牌打名气,在国际分工体系中,它处于产业链的最低端,利润率极低,增值也不高。要抢订单,就要压低价格,然后靠薄利多销、大规模的生产效益取胜,所以往往让人与所谓“血汗工厂”联系起来。

  老板郭台铭否认“血汗工厂”的指称,媒体的报道则有不同的版本。

  有的说,与其他同业比较,富士康工作环境、员工福利及基本薪资,确实是高的。但也有说,富士康在精神方面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血汗工厂,保安部存在非法打骂和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行为、公司存在违反劳动法,超时加班现象、与新进员工签订霸王条款,变相限制员工等,采取的是军事化的管理模式。

  跳楼潮涌现,郭台铭请来了心理医生、搭建爱心网、加薪20%。这样是否就能遏制跳楼?还是有更深层次的问题待解决?

  或许,富士康应该展开一个40多万员工的心声调查工作,发放问卷给所有员工,让他们填上自己的感受和想法,然后把所有问卷交给一个独立调查团去分解,看看是哪个环节出问题。

  如果只是“血汗工厂”作怪,那还好处理。如果牵动的,还包括大陆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以及两岸产业分工模式的问题,那就更棘手了。

  跳楼轻生成了风潮,让人不禁要问,为何时下青年在相对安稳的年代,选择如此轻易结束生命?

  中国经济发展的论断,是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逐渐达到共同富裕。但显然的,经济发展不均所引发的社会矛盾和不公,却不会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自动消失。

  在这个过程中,外界看到的是接二连三的躁动,前阵子不断的有人去学校杀学童,现在是不断的有工厂员工跳楼。它涉及的恐怕是官方不得不正视和解决的社会结构性的矛盾问题。

  在两岸分工的问题上,大陆廉价的劳动力配上台湾以科技立国的实力,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逐渐形成了“台湾订单、大陆制造”的电子业生产链分工模式。

  2000年后,台湾电子业的生产线,除了晶圆和面板较敏感的高科技产业之外,其他几乎都往大陆转移,区域也从原本的珠三角走向长三角。

  经过30年的整合,“中台联军”成为韩国人害怕的Chaiwan概念。此时此刻,两岸的电子业生产链已密不可分。

  十二跳之后,让人不禁要问,大陆廉价生产大军,是否一去不复返?如果两岸的产业链分工模式已是无法改变的趋势,未来台商要如何因应大陆人力结构的改变?

  大陆爆发缺工潮,台商急得跳脚,大陆推行劳工合同法,台商的薪资成本增加,大陆一旦从廉价的世界工厂转型,台商势必首当其冲。

  十二跳之后,留下许多问号。但明确的是,它既是大陆社会转型的缩影,也是两岸产业分工的未来走向的缩影。

  现在是富士康遭遇跳楼潮,难保另一家台资工厂不会出类似的事。

  十二跳不只是富士康的问题,也不只是郭台铭的问题,它是台湾的问题,更是大陆的问题。

  《联合早报》

  (编辑:梁嘉芪)

相关专题:富士康员工连续坠楼自杀事件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