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唐逸鸿:从美债危机看全球化的困境

作者:唐逸鸿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30 10:57:40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唐逸鸿

  财经透视

  标准普尔破天荒调降了美国政府的信用评级,引起全球哗然。不过,美国的债务问题其实由来已久。同样的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欧洲。国会批准了新的举债上限,欧洲金融稳定基金也出手救了爱尔兰和希腊,但谁都知道,这只是救急措施,解决不了问题。

  从表面看,这场政府债务危机,是这些欧美国家总体经济变坏引起的。经济衰退,政府税收下降,而且有更多的失业和贫困人口需要照顾,开支很难缩减,只好靠借债来维持,导致债务缠身,偿债能力受到怀疑。

  但是,从更深层的原因看,这其实是世界经济新格局的结果之一。这种新格局的形成,与全球化运动关系极大。作为冷战结束以来世界经济和地缘政治格局变化的主要推手,全球化有着广泛而深刻的影响。欧美债务危机,正是这种影响的最新发展。

  全球化的如意算盘和执行偏差

  全球化本来是西方世界的一个如意算盘,其主要想法是世界性的高低端产业分工。美国人造飞机,中国人做玩具;美国人制定通讯标准,中国人生产廉价电器。欧美国家出产知识产权、“金融产品”和管理经验,新兴国家则提供自然资源、廉价劳力和低价商品。这样,跨国公司挣得高利润,中国政府得了GDP,各得其所。再冠上“自由贸易”的高帽,初看起来确实很美。

  但是,这个算盘玩起来并不十分如意。跨国公司的利润确实显著增加,新兴国家也得到迅速发展;但与此同时,也遇到不少当初没有注意到的难题。对欧美国家来说,有些难题还相当突出。

  例如,产业转移太快,就是个不小的问题。低端产业迅速向新兴国家转移,但欧美在高端上的发展却没能跟上,无法弥补低端产业的流失,这导致了这些国家总体产出相对下降。另一方面,劳动阶级转型困难,无法迅速适应高端产业的要求,使很多高端职位也开始流失到国外。这加重了中产阶级失业、贫困人口增加和社会两极分化的问题,并进一步影响到国家的财政状况。更多的穷人需要照顾,富人又不肯加税,政府只好借债度日。

  在美国,刚好碰上了共和党好战的布什总统,发动伊战花了很多钱,后又碰上民主党的奥巴马,热衷于靠政府的力量来照顾穷人。这无疑都给债务问题雪上加霜。国债信用被降级,可能只是一个短期事件,但美国政府的债务困境,将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1] [2]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