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主办
   | 网站首页 | 金融焦点 | 银行 | 股票 | 基金 | 保险 | 期货 | 股评 | 港股 | 美股 | 外汇 | 债券 | 黄金 | 理财 | 信托 | 房产 | 汽车 | 生活 | 行情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第一金融网 >> 金融焦点 >> 国内视点 >> 正文

农民工老何回家成本:399元+通宵守候+38小时

2011-1-10 17:20:25  文章来源:gog.com.cn  作者:佚名
关键词:农民工 硬座 通宵排队 春运 火车票 回家过年
核心提示:年关将至,打工者们心头最大的事便是盘算如何回家:是选择快一点的动车、高铁,还是省一点路费坐几十个小时的硬座,每个人都有着一本“回家的账”。家住四川中江的马国富已经在上海南站坚守了7个小时,他告诉早报记者:“不敢坐高铁,回四川一趟要一两千元

  四位农民工展示写在手上的“排在窗口第一位”的号码。昨天,四人都买到了回家的车票。记者沈靓

  年关将至,打工者们心头最大的事便是盘算如何回家:是选择快一点的动车、高铁,还是省一点路费坐几十个小时的硬座,每个人都有着一本“回家的账”。昨天是春运火车票预售首日,预售高铁车票的虹桥火车站站点内场面冷清,而普通车票却依旧一票难求。高铁时代的春运,就在这一热一冷间,拷问着每一个中国人的神经。重庆早报挑选了100位打工者,让他们来晒晒自己的“回家账本”。

  样本人物  

  36岁的肖仁慧

  28岁的雷肖

  46岁的何天强

  59岁的李忠成

  何天强  46岁 木工 四川双佛镇人

  金钱成本:

  和妻子、哥哥一起回家,从嘉定到上海站,7块钱,上海站到绵阳站,硬座245元,从绵阳再坐公车去汽车站,两块钱;绵阳汽车站再坐汽车到双佛镇,40块钱;双佛镇再坐中巴到家里,5块钱。加上将近两天吃饭的100元,共399元。

  时间成本:

  公交、轨交、火车、公车、大巴、中巴加步行,从上海嘉定一路到四川双佛镇的家中,如果买到快车票,共需38个小时,但“一般都晚三四个小时。”

  亲情成本:

  汶川地震震塌了家里的楼,一年之后老父亲也离开人世,不是因为在上海“钱还算好挣”,何天强和妻子说什么也要回去一直陪着老母亲。

  又到一年春运时,漫漫长夜回家路。昨天是高铁时代春运正式售票的第一天,虽然预售第11天的票下午3点才发售,但从凌晨4点开始,上海火车站大卖场门口就陆续聚集了不少归心似箭的回乡人,冬夜的寒冷丝毫没能驱赶人们迫切回家过年的心情。

  一张回家过年的车票,包含着多少回乡人的不安、温暖、焦虑、迷茫、淡定、亲切、喜悦、信心、急迫、无奈……

  22:41 不安:能不能买到票还不一定

  在上海火车站大卖场对面10米远的惠信招待所,早报记者见到了四位老家在四川绵阳的返乡人,36岁的肖仁慧,28岁的雷肖,46岁的何天强,59岁的李忠成,已经钻进了被窝。

  简易的房间里只有四张床位的空间,四人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跟招待所老板说过了,一旦看见有人排队就喊我们起来。”肖仁慧床头备着绿色军大衣,面容有些疲惫,眼里还有些许血丝,但需随时准备出去排队,就是抱着“死活都要回家”的心态。

  在外高桥做水电工的肖仁慧说,“有时想想春节不回去算了,460元的票相当于月工资的四分之一呢,但父母小孩一年都没见了,想家厉害。”

  2008年的那场地震,将何天强在四川双佛镇的房子震塌后,回家的频率才由三年一次,变成一年一次。“2008年10月,这边的活干完才回到家里,大半年才把房子盖好,还不到一年,父亲又走了。”何天强说,因为老母亲太过孤单,年近5旬的他才觉得要多尽孝道,“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买不到就天天排,还买不到就坐汽车。来上海10年了,欠家里的太多。”

  这次准备通宵排队,何天强背着五张票的任务,“老婆,哥哥,我,还有两个老乡,我先把钱垫着。”说着,他从发黄的西装内襟口袋中掏出1500元。

  此时的何天强则拿出张纸,给记者介绍自己回家的账本。“从嘉定到上海站,一个多小时,7块钱,上海站到绵阳站,不晚点32小时,硬座245元,从绵阳再坐公车去汽车站,半个小时,两块钱;绵阳汽车站再坐汽车到双佛镇,三个小时,40块钱;双佛镇再坐中巴到家里,半个小时,5块钱。加上将近两天吃饭的100元,一共是399元,38个小时。这还算好的,年后回上海的花费要翻倍了,因为火车票只有翻倍的高价票能买,还很少能买到。”

  04:40 焦虑:时刻关注排队动向

  “大家自觉排队,维护好秩序。”大卖场铁门外约莫已经聚集了20个人,何天强和其他三人也按捺不住焦虑,从招待所里出来了。

  在离排队处百米远的沙县小吃,老板正在张罗着热气腾腾的早点,两碗大腕小馄饨,两碗青菜肉丝面,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吃得津津有味,“吃一点暖和多了。”

  肖仁慧两分钟不到就吃完了小馄饨。这时店门开了,又进来一位返乡等待的购票者。

  “兄弟去哪的啊?”

  “四川绵阳。”

  “老乡啊,我们也是去绵阳的。”

  充满着四川口音的方言,5个人聊开了,先前的焦虑也慢慢冲淡了。

  08:37喜悦:我们都是窗口“第一名”

  “队伍排起来,大家伸出右手,我们要进行编号确认。”在队伍达到100人左右时,警察拿着喇叭边喊边确认人数。肖仁慧31-1,雷肖36-1,何天强30-1,李忠成26-1。“我们都是窗口"第一名"啊,哈哈哈。”四个人脸上洋溢着喜悦。

  “现在心情稍微轻松点了。”上午8点,高铁火车票开卖,虽然离下午3点卖票还有一段时间,四个人还是急不可耐地走进了大卖场,来到了各自的售票窗口前。

  14:30信心: 摩拳擦掌 志在必得

  下午2时30分,130个窗口已都排起了超过15人的队伍,寒风中,大家都缩着脖子,尽量让队伍密集些,可以坚持得久点,而一些没带小凳的排队者,直接蹲在了地上。简单询问后记者发现,排在每个窗口前面的人,9成以上都是四川籍。

  “冷啊,衣服只有这么多。”虽然嘴里喊着冷,排在30号窗口的何天强还总是伸着脖子,不住的向两边张望。看到记者一直在身旁,健谈的何天强又主动说:“你不知道啊,早上排队时就因为出去吃了个饭,回来后面的人就不乐意了,说我插队。我把武警喊过来,证明我是早上4点就来排队的,还给他们看了我手上写的号码,他们才罢休。”何得意地伸出握着拳头的手,亮出手背上的“30-1”。排在其身后的几名四川老乡,投过一丝嫉妒的目光。

  14:50急迫:各就各位 胜利在望

  “咔!”下午2点50分,毫无征兆的,130个售票小窗被齐刷刷的抬起,整个售票大卖场一片惊呼。本能的反应,所有的人便呼啦一下往窗口拥去。

  以为是售票已经开始,激动的何天强边大步迈向窗口,边笨拙而慌张的从兜里取出准备好的现金,慌忙之中,几张百元钞被抽出掉在了地上。“四川绵阳的,5张快点!”得知只是工作人员就位,何天强才不好意思的笑笑:“呵呵,太激动了。”

  接下来的十分钟,何天强和其他130位等在窗口的“第一名”一样,或翘着屁股或半蹲着,半个脑袋伸进了窗口内,手上拿着钞票,几乎僵住。直到看着自己的出票员已经在屏幕上打出自己的K696次车,票数显示5张,感觉胜利在望的何天强终于扭过头来,“哈哈,冲刺啦!”

  15:00无奈 :“原来这就叫秒杀”

相关专题:2011年春运

分享到:分享到新浪微博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第一金融网免责声明:
    1、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2、文章来源为均为其它媒体的转载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转载是处于提供更多信息以参考使用或学习、交流、科研之目的,不用于 商业用途。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转载文章涉及您的权益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化和函告知,我们将尽快处理。来信:fengyueyoubian#sina.com (请将#改为@)。
    3、本网站所载文章、数据、网友投稿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与第一金融网站无关。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网友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专题栏目
    全站专题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文章列表 | 网站地图 | 征稿启事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6-2010 afinan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第一金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