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主办
   | 网站首页 | 金融焦点 | 银行 | 股票 | 基金 | 保险 | 期货 | 股评 | 港股 | 美股 | 外汇 | 债券 | 黄金 | 理财 | 信托 | 房产 | 汽车 | 行情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第一金融网 >> 金融焦点 >> 国内视点 >> 正文

广东女童遭两车碾轧 18路人漠视 拾荒阿姨伸援手

2011-10-17 15:52:01  文章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佚名
关键词:女童遭碾轧
核心提示:13日佛山市南海区广佛国际五金城内两车相继撞伤并碾压一女童逃逸案获得重大进展:16日下午,第一辆肇事车司机胡某向警方投案自首。此前,第二辆肇事车司机蒋某已于事发当晚九时被警方传唤到案,并对其肇事逃逸的事实供认不讳。至此,两名涉案司机均

  (中国)天津网

  羊城晚报讯记者岑杰昌、许琛、周松、钟传芳、林园、黄博纯,通讯员梁江萍报道:13日佛山市南海区广佛国际五金城内两车相继撞伤并碾压一女童逃逸案获得重大进展:16日下午,第一辆肇事车司机胡某向警方投案自首。此前,第二辆肇事车司机蒋某已于事发当晚九时被警方传唤到案,并对其肇事逃逸的事实供认不讳。至此,两名涉案司机均已归案。

  胡某已经投案赵某说是顶包

  佛山警方昨日发布消息称,13日17时17分,一名两岁女童在广佛国际五金城内被一辆汽车撞倒,司机驾车逃逸,随后又被另一辆汽车碾过。17时34分,南海110接到群众报警。接报后,大沥交警中队民警迅速赶往现场。由于肇事司机已经逃逸,受伤女童已被家属送往医院,民警兵分两路,一路赶往医院了解孩子伤情,一路立即布控抓捕肇事逃逸司机。经过侦查,13日晚上9时,第二辆肇事车司机蒋某被锁定,经民警口头传唤,蒋某来到大沥交警中队,对其肇事逃逸事实供认不讳。接着,警方加紧展开进一步调查,16日下午,第一辆肇事车司机胡某在强大压力下,向警方投案自首。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16日中午,羊城晚报记者继续连线自称是第一个肇事司机、“逃亡”西安的“赵某”,此人仍“不愿自首”。就在记者与其通话时,佛山警方发布消息称第一辆肇事车司机已投案自首,赵某随即表示那是他找人“顶包”。真相究竟如何?本报将继续关注。

  拾荒阿姨救人展露无私温情

  16日下午1时许,记者重访事发现场,找到了当日救助小悦悦的陈贤妹。陈阿姨今年已58岁,正是她毫不犹豫地向小悦悦伸出了援手,为这场冷漠灾难留下唯一一抹温情。身材弱小的陈贤妹是清远阳山人,跟着孩子在佛山生活,白天给一家小公司做饭,下午就出去捡垃圾卖钱。

  陈阿姨回忆,事发当晚,她像往常一样在五金城里捡垃圾,远远看到一个小孩躺在路上,但路人和车辆经过却都不理睬。她依稀听到小孩的呻吟,就赶忙跑过去。“我走到女仔旁边,听到她啊啊的叫声,声音不大,但听着很凄惨。”陈阿姨说,她把孩子抱起来,看到她一只眼睁着、一只眼闭着,流着眼泪,嘴里和鼻子都在流血,后脑勺也在流血。孩子全身软绵绵的,扶起来马上就瘫了下去,坐都坐不住。陈阿姨不敢用力,便把孩子拉到路边,并呼吁路过的人们帮忙,无人回应。

  “之后我就问旁边的几家店铺,是不是他们的小孩,都说不知道。”陈阿姨马上去周围找孩子的家长,不久,她就看到了小悦悦的妈妈。抱起小悦悦后, “她妈妈跑在前面,我拿起孩子的鞋子也跟着跑了上去。”陈阿姨表示,当时虽然天很暗,但不可能看不到有个小孩躺在路上, “我远远就看到她了”。

  就在陈阿姨接受采访时,小悦悦的父母走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噔噔噔”地给陈阿姨磕起了头,小悦悦的母亲泣不成声:“阿姨啊,谢谢你……”

  小悦悦要撑过来比较难

  不过广州军区总医院称,小悦悦并未脑死亡,目前仍在抢救中

  羊城晚报讯记者许琛、周松、钟传芳、林园、黄博纯报道:记者16日获悉,在广州军区总医院抢救的悦悦目前仅凭机器和药物维持着呼吸与心跳,但并未脑死亡,医院仍在全力抢救中。最致命的创伤并非来自肇事车辆的反复碾轧,而是第一次被车猛烈撞倒头部着地所致的大脑减速伤。

  在广州军区总医院ICU重症监护室里,小悦悦安静地躺在那里,眼睛睁开一条缝,呆呆地望着左侧斜上方,眼珠没有任何转动的迹象。小悦悦的面部肿胀,额头、眼皮、脸上等多处都有刮伤的血痕,嘴上套着呼吸机,靠升压药来维持血压,被白色敷料包扎的头部还连着一根引流管。

  广州军区总医院ICU副主任文强介绍,自入院后,小悦悦至今没有自主呼吸的能力,靠呼吸机辅助,脑干反射消失,已接近脑死亡,最乐观的估计救治结果也是植物人状态,成活机会小,“小悦悦要撑过来比较难,随时有生命危险,但不能判定已经脑死亡了”。

  “一般情况下,成人颅脑损伤后如果在三至四天内有脑干反射,则有再生的可能性,情况严重者可观察七至十天,但是小悦悦脑疝已经形成,没有自主呼吸的能力,脑干也没有反射,成活的机会较小。”文强说。

  ICU的彭医生分析,汽车碾轧造成了小悦悦右腿股骨中段粉碎性骨折,已经在佛山医院打了石膏;而最致命的是被撞倒后头部摔到地面造成的减速伤,导致了双侧枕部硬膜外血肿、后脑血肿以及脑水肿,令颅内压升高形成了脑疝,压坏了脑干。而脑干是呼吸和血液循环功能的“司令部”,小悦悦发生了呼吸和循环衰竭,至今没有恢复呼吸功能。ICU病房外,悲伤的母亲深情呼唤生命垂危的女儿:

  听妈妈的话,快点醒来

  16日下午,小悦悦母亲曲女士从南海赶往医院看望小悦悦。16时40分左右,曲女士趴在ICU的窗口外,看到心爱的女儿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气管,头发被剃光,头部被白色纱布包扎着,曲女士一遍遍地喊着:“小悦悦,听到我的话,快应我,快点醒! ”但是,陷入深度昏迷的小悦悦没有任何反应,曲女士更是泣不成声,情绪一度激动。

  由于医院规定的ICU探视时间有限,探完小悦悦,曲女士伤心地离开返回南海。而小悦悦的父亲,一直忙于配合警方追查肇事司机,更无暇前往广州看女儿一眼。

  警方通报有人自首男子声称找人顶罪

  羊城晚报讯记者许琛、周松、钟传芳、林园、黄博纯报道:16日中午,记者继续连线自称为肇事司机、逃亡在西安的赵某,持续对话约四小时。然而,就在记者与其通话过程中,佛山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第一部肇事车辆司机已主动到交警中队投案自首。

  记者随即向赵某问起此事,他慌乱表示是自己找人“顶包”。而南海警方却证实,来自首的男子确实是肇事者。

  截至记者发稿时,赵某仍没有开机。

  究竟赵某是否为肇事司机?他出于何目的打这个电话?一切仍成谜。

  宁可自杀也不去自首

  在谈话过程中,该男子自称姓赵,今年30多岁,老家在陕西西安,到佛山替人拉货只有4个月。之前在广州打工七年,还曾因抢夺罪进过位于芳村的看守所。

  据赵某讲述,出事时他的车上载着铝合金,事发后,他的老板给了他三万块钱。

  他还让他一位原籍是福建的朋友换了一辆车,帮他送那一车铝合金。“我跟老板是患难之交,而我那个朋友跟我一起做过很多见不得人的事,他们都不会出卖我的。”

  赵某表示。此后,他逃往西安,并屡屡更换电话卡。他声称,与记者通话的号码已是他换的第五张卡了。

  记者屡次劝说赵某投案自首,他都坚决地拒绝了。“我以前在看守所待过两年,真的是度日如年。我宁愿找个风景好点的地方,在那自杀也不去自首! ”赵某告诉记者,自己已经买好火车票,准备当晚离开西安。

  自己出15万找人顶罪

  15时12分,佛山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公安主持人”发布消息称,“民警全力追捕另一名肇事逃逸司机,10月16日下午,第一部肇事车辆司机胡某在警方的强大压力下,主动到交警中队投案自首。”据警方消息,两名肇事司机均已落网。那赵某又是谁?

  佛山警方的通报令事件变得扑朔迷离。记者获悉后,于下午4时许再次致电赵某。听到记者的质问,赵某语气慌张,连忙询问找人顶罪该怎么定刑。在记者再三追问下,赵某含糊表示,自己托朋友找了人帮自己顶罪,说好给那人10万到15万元,已经付了3万元定金。

  “我怕他(‘顶罪人’)反悔,就跑了出来。即便他现在去自首了,也还可能反口的。我先跟他舅妈谈下。”说完这句,赵某挂断了电话。此后,记者数次拨通赵某手机,手机都关机。

  警方称自首男即肇事司机

  随后,记者多次向南海警方求证,警方表示,目前基本已经证实来自首的男子确实是肇事者。至于电话里的男子究竟是何人、又是出于何种目的打这种电话,仍需调查。警方表示,案情仍然在审理当中。

  电话自称肇事司机只想赔钱不肯自首

  羊城晚报讯记者许琛、钟传芳、周松报道:小悦悦的悲惨遭遇牵动人心。16日早上,一名男子在电话中与羊城晚报记者独家对话,承认是首次碾过小悦悦的肇事司机。16日早上8时30分左右,一名外地口音的男子突然致电小悦悦父亲王先生,男子在电话中透露自己正是肇事司机,但他不肯自首,只提出对家属给予金钱补偿。这一无理建议当即遭到王先生严词拒绝。

  小悦悦父亲挂断电话之后,马上找到了最近的大沥交警中队,但无奈该中队没有开门办公。王先生告诉记者,他目前只希望孩子病情好转,而肇事逃逸的司机能够心存善念,承担责任。

  羊城晚报记者在得到疑似肇事司机的电话号码后,第一时间拨通其电话。手机显示,对方信号来自陕西西安。在四次直接对话中,该名男子语气慌张,语调轻佻。在面对记者连番质问下,该男子承认事发时自己正在打手机,并说“如果她走路走好一点,怎么会撞倒她? ……换作你压到人,你也会跑”。

  该男子还说道,他绝不自首,并会很快丢掉电话卡,带着老婆孩子北上逃之夭夭。在四次对话中,对方未对暴行露出明显悔意。而小悦悦父亲希望目击者能提供线索,尽快抓获肇事逃逸者。

  律师分析肇事司机最高获刑7年

  羊城晚报讯记者孙朝方、李青报道:肇事司机将承担多大责任?针对此事,广东东方昆仑律师事务所的黄金松律师表示,两名肇事司机将承担全部责任,其中第一辆肇事逃逸车的司机承担主要责任,最高或面临7年刑罚。而对于那些路过却未施以援手的路人,只能从道德上进行谴责。

  黄律师称,作为监护人,小悦悦的父母没有尽到看管小悦悦的责任,本应承担一定的责任,但因两车的司机肇事后发生逃逸,故由两车司机负全部责任,其中第一辆肇事车的司机负主要责任。“第一辆肇事车,已涉嫌交通肇事罪,最高可能面临7年刑期。”而第二辆在可以看到女童的情况下,未作停车或减速处理,因此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律师拜金良则分析,从监控录像可以看出,第一个肇事司机在车前轮碾轧孩子之后,明显停下了车,说明他已经感觉到了车轮碾轧了什么,司机在街道上行驶,发生这种情况是有义务下车查看的。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第一次碾轧可能是司机没有注意到孩子,属于交通事故,此时孩子也许受伤较轻。但是司机犹豫一下再次启动车辆,后轮无情地从孩子身上碾轧过去,从司机感觉到碾轧孩子判断,继续开车是为了逃跑,放任伤害孩子结果发生,这涉嫌间接故意伤害的举动,是不可以谅解的残忍行为。因此,相关部门应当尽快追查凶手,予以惩办。

  那些人都否认见死不救

  小悦悦被车碾轧两次,七分钟内有18个路人路过,竟然都不闻不问。如此一幕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16日,记者赶赴南海广佛国际五金城,了解事件始末。

  店铺老板:我没有见死不救

  出事地点在五金城20座N63-64号,新华劳保经营部旁边(见上图,周松摄)。记者看到,小悦悦被碾轧的地点距离该店仅约三米。新华劳保经营部老板陈先生表示,事发时自己正在结账,老板娘则在做饭。

  “我起初听到几声哭声,以为是小孩子打闹,便没有理会,后来就没听到哭声了。”陈先生说,“如果我当时看到,肯定会报警,或者把肇事车辆拦住。”老板娘也表示,看过视频后,自己都发抖了, “非常难受,不敢再看第二遍”。

  “珠江电线电缆”的老板也表示,自己确实没有看到事故发生,甚至没有听到哭声。“后来有个送货的小伙子问我,那个是不是你家的孩子,我才知道出事了,看到时,那个捡垃圾的阿姨已经过来,把小孩抱到路边,我以为是她家的孩子,就没有管。”

  也有一些档口的老板称,这个专业市场有很多小孩,经常有听到小孩哭闹声,所以即便听到小孩哭声也不会太在意。

  就在小悦悦遭遇车碾数米之远,名为“少钰水暖”的店铺老板娘和“东强电动工具”的老板也说了几乎一样的话:“没有看到,也没听到,如果知道,肯定会帮忙。”

  然而记者通过视频看到,小悦悦被撞之后,“少钰水暖”店里走出一位身穿绿色衣服的男子,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小悦悦后,又走回了店里。这位绿衣男子与水暖店又是什么关系呢?

  附近一家店铺的老板透露,这名男子就是“少钰水暖”的老板。但该店老板娘却矢口否认此事:“不可能,你看错了吧,我们一直在忙着打包货物! ”

  王父誓言:一定要严惩凶手

  小悦悦的父亲王先生眼睛通红,一脸疲惫。他告诉记者,两天来自己一直在试图找出肇事司机,一共就吃了一顿饭,睡了五个小时。“但是我一点也不困,不饿,我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 ”说话时,王先生态度很坚决。

  16日早上,一名外地口音的男子突然致电王先生,透露自己就是肇事司机,但他坚决不肯自首,只提出对家属给予金钱补偿。这一说法深深地刺痛了王先生。“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热心人,想帮助女儿。

  后来,越说越不对,直到他承认是肇事司机,我的头轰的一声炸开了,但他又不肯自首,我彻底愤怒了。如果他不跟我说这个话,我或许对他没有这么大的恨意。”

  小悦悦的母亲则抱着胳膊,带着哭腔,不停埋怨自己:“我谁都不怨,只怨我没看好孩子!现在我只希望孩子能好起来,带她回老家。”她告诉记者,至今自己都没敢看监控视频。

  店铺里,小悦悦七岁的哥哥正在看电视,他至今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热心老乡:谁见了都会心软

  王先生告诉记者,这两天自己接到很多热心人打来的电话。“江苏的,河南的,四川的,上海的……他们都安慰我,表示想捐款给我们。”王先生说,家里暂时没有困难,不需要好心人的捐款,“真是谢谢他们了”。

  王先生表示,虽然当天有很多冷漠的人,但现在有这么多人关心小悦悦,让他内心又得到一丝宽慰。就在记者采访的一个小时内,至少有五个热心人打来电话慰问。

  记者了解到,小悦悦能够转到广州军区总医院进行治疗,多亏了王先生一位素不相识的老乡崔先生。“他也是五金城的,之前并不认识,但他一直非常努力地帮我。”

  记者获知,崔先生也是山东人,得知小悦悦的事后,便主动联系到王先生,并找朋友帮忙,把小悦悦送到广州救治。“孩子太可怜了,谁见了都会心软的。就算是看到受伤的小动物,人们也应该心疼啊。”

  百万微博热议路人集体漠视车辗女童事件

  人性沦丧皆因公义缺失

  羊城晚报讯记者李青、孙朝方报道:两岁女孩小悦悦相继被两车碾轧,7分钟内18名路人视而不见,漠然离去。16日羊城晚报相关报道出街后,这一人间惨剧再次敲震人心。很多人读完报道,泪眼模糊;更多人读完报道,掩卷沉思———人性何至沦丧至斯? 16日新浪、腾讯微博上,这一事件引发高度关注,上百万条相关微博热议此事。不少人在网上自发向肇事司机发起人肉通缉。

  网友不忍观看视频

  5岁孩子的妈妈阿敏正在教孩子读《孟子》,看完报道后,阿敏不寒而栗。“孟子说,人皆有不忍人之心,突然见到一个小孩将要掉下井去,人们都会恐惧害怕。

  可为什么看到孩子接连被碾轧,路人却连基本的不忍之心都没有! ”阿敏说,“我感觉很愤怒。”

  “整个事件残忍冷血、令人发指的程度叫人不禁毛发倒竖。如果说肇事司机碾过孩子并逃逸叫做丧心病狂的话,后面漠然走过的十几名路人就是行尸走肉。尤其是那个带着小孩路过的妇女,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幼童,那种无动于衷、那种扬长而去,叫人不禁发问:你的孩子看见了地上流血的小朋友,你不上前救助,你怎么解释给你的孩子? ”网友小波在博客上写道。

  小悦悦相继被两车辗轧的视频在网上热传。截至16日晚上9时,在优酷网站上,点击率已经高达1.6万多条,引发评论9000余条。网友“呼吸停靠在零点冰”

  说,他甚至二度中断了视频, “不敢、不忍再看下去! ”

  是谁造成路人漠视?

  7分钟内,十几名路人漠视两岁女童倒伏在车轮之下。他们匆忙的脚步将要赶向哪里?到底是什么造成了十几名路人的集体漠视?

  “曾有法官判决搀扶老人过马路的大学生承担交通事故赔偿责任的案例,当时就有人预言以后谁还会再去搀扶受伤的路人。”律师拜金良一针见血说,最近一再发生的路人受伤、倒地无人搀扶事件,就是这种预言的真实表现。广东东方昆仑律师事务所的黄金松律师也表示,依照我国现行法律,路人没有实施救助的义务。同时,由于各地发生多起助人为乐却遭反咬一口的事件,也让大家变得过度自我保护。

  “根源在于社会缺乏公平正义的精神。”广州市人大代表、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哲文所所长曾德雄博士认为,若缺乏公平正义的价值观,大多数人会因没有安全感自保,势必会出现个人无公德、社会无公义的现象。

  网友热议

  冷漠的路人,良心何在?

  金羊网友“独行侠”:我祈求老天保佑,希望小女孩能好起来。真心的祝福孩子好起来,严惩肇事司机。这样冷血的人,你们良心何在了?

  网友“zhucool”:肇事司机逃逸固然可恨,但十几个路过的人个个视若不见,冷漠得令人肝颤胆寒,那些人如果有一个能及时救助,也不至于让孩子再被第二辆车碾轧。

  网友“landlord”:昨天有老人倒了没人扶,今天有小孩被轧了无人问。这是怎么了?

  网友“Witeman”:路人的冷漠是社会的可怕和悲哀。可是各位自问如果自己开车路过,先不说你可能看不到,即使你看到了,也只是看到一个瘫软在路上的小孩,不知道她究竟发生什么情况,你会下去探个究竟吗?

  金羊网友“帅酷哥”:害怕救人反被冠上肇事之名可能是导致众人见死不救的深层原因。

  网友“蓝色天使星”:在这个日益以金钱至上为标准的社会里,我们也许真的需要停下来思考些什么?

  记者手记

  如果你在场,你救不救?

  羊城晚报16日头版刊登《两车前后碾过两岁女童十多冷血路人见死不救》。报道甫一出街,立马招来读者对报道中的凶暴司机、冷漠路人的一片声讨。

  试想想,如果这一幕骇人的视频从来没有公之于众,事情会怎么发展?两名驾车碾过小悦悦身体的司机,也许能够侥幸逃离法网。其间18名悠闲踱步经过的路人,他们的晚晚睡梦可能还很香甜。但那位刚刚接触美丽世界的小脑袋,却已经走得离死神越来越近了。

  我们最害怕的,不是肇事的凶手逍遥法外。而是出现在视频中的2名凶暴司机,18名冷漠路人,他们可能是我们生活中的某个朋友,某个长辈,甚至可能就是我们自己!

  读者骂的话都对,对小悦悦见死不救的人都是“天杀的”!但有一点要思考,当我们破口大骂,过足口瘾之后,生活还要怎么继续下去?是将小悦悦的故事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还是把它当作一次省视自身道德底线的机会呢?

  我们希望所有读过这篇报道的人,都问这样的一个问题:如果你在场,你救不救?不!不!先别急着回答这个貌似弱智的问题。这个问题不需要你们用嘴回答。

  我们真诚希望,所有存有良知的读者,在以后的生活中,在所有生离死别一瞬间,用你们的行动来作答!

分享到: 分享到腾讯微博 | 分享到新浪微博 | |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第一金融网免责声明:
    1、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2、文章来源为均为其它媒体的转载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转载是处于提供更多信息以参考使用或学习、交流、科研之目的,不用于 商业用途。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转载文章涉及您的权益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化和函告知,我们将尽快处理。来信:fengyueyoubian#sina.com (请将#改为@)。
    3、本网站所载文章、数据、网友投稿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与第一金融网站无关。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网友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专题栏目
    全站专题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文章列表 | 网站地图 | 征稿启事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6-2011 afinan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第一金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