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主办
   | 网站首页 | 金融焦点 | 银行 | 股票 | 基金 | 保险 | 期货 | 股评 | 港股 | 美股 | 外汇 | 债券 | 黄金 | 理财 | 信托 | 房产 | 汽车 | 生活 | 基金数据 | 行情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第一金融网 >> 金融焦点 >> 新闻评论 >> 正文

“菅二期”日本政局走势分析

2010-9-18 23:11:06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网  作者:Lacky
关键词:菅二期 菅直人 中日关系 钓鱼岛 中日撞船事件
核心提示:在选举前夕,包括鸠山由纪夫在内的民主党多位高层均有意在菅直人与小泽之间进行调解,提议由菅直人继续担任首相,而由小泽担任党代表。内有小泽虎视眈眈,外有自民党等反对党步步紧逼,“菅二期”的执政之路难言平坦。

  721分对491分,在2010年9月14日 的日本民主党临时党大会上,现任党代表菅直人以微弱优势战胜前干事长小泽一郎获得连任,并将继续担任日本首相。17日,菅直人宣布重组党的领导班子并改组内阁。就此,笔者认为,这可被视为菅直人的第二个首相任期。“菅二期”的日本政局走向如何、将奉行怎样的内外政策以及中日关系的走向如何,已成为包括中国在内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

  菅直人难免受制于人

  当地时间9月15日15时39分,日本民主党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将国会议员、地方议员和其他党员及支持者等票数折算后,菅直人获得了721分,比小泽一郎高出230分,取得压倒性优势。

  但具体来看,在国会议员和地方议员两项,菅直人分别获得412分和60分,仅比小泽分别高出12分和20分;而在其他党员和支持者这部分选民中,菅直人获得了249分,远远超过小泽的51分。由是观之,菅直人能胜选,主要得益于普通党员和“少壮派”的支持,而在代表党内中上层的议员群体中,他的优势便十分微弱。

  究其原因,有人认为,民主党普通党员对党的领导层频繁更替感到厌倦,他们对形象较健康的菅直人更具好感。所以,选前各项民调均显示菅直人胜算更大。但在各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中,却纷纷看好小泽。

  分析人士表示,与菅直人相比,小泽身上带有鲜明的派系政治烙印,因而在民主党内长期有“小泽派”与“反小泽派”的说法,却无“菅直人派”。顾名思义,在此次选举中投票支持菅直人的人,很多是不喜欢小泽,但并不属于菅直人的嫡系,那么,如果最终胜者是小泽,为了维护党内团结,他们仍有可能支持新的党代表小泽;但如果小泽输了,其派系议员却不一定会倒戈支持菅直人。作为强势人物,小泽当选有利于整合党内事务,他领导下的政府在政策制定与执行上也将更得力。

  但如今,菅直人胜选,并在党的领导层和内阁重用“反小泽派”,而只邀请小泽出任仅具荣誉性质的代理党代表,“摆脱小泽”的意图昭然若揭。由此,民主党内部的派系斗争恐将愈演愈烈。由于“菅直人派”在党的领导层及内阁均占据要职,为显示其存在,小泽派在国会等场合独立表态的可能性也大幅增加。或许在关乎民主党执政地位的重大事项中,小泽派系议员并不会太“为难”菅直人,但在无关大局的党内事务及政府一般议案中,他们将采取何种动作就存在巨大的变数。如果得不到他们的配合,菅直人的施政难免处处受制。

  小泽问题终陷于“朴槿惠模式”

  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派系“盟主”——小泽的态度。因此,各媒体和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在接下来的党内领导层重组和内阁改组中,如何对待小泽及其派系成员,已成为菅直人面临的首要考验。而在17日晚上出台的新版民主党领导层与内阁名单,以及小泽派对菅直人坚持“摆脱小泽”路线表示不满的态度均表明,小泽问题最终仍无法避免陷于“朴槿惠模式”,而非更妥善的“希拉里模式”。

  2007年8月,在韩国大国家党的总统候选人初选中,首尔前市长李明博击败大国家党前党代表朴槿惠,并在同年12月正式当选韩国总统。但随后,两人关系急剧恶化,为争权夺利屡起纷争。而在2008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初选中,前第一夫人希拉里不敌奥巴马。此后,民主党内多方呼吁奥巴马选择希拉里作为搭档组成“奥希配”,希拉里本人亦数度抛出橄榄枝,奥巴马却选择了参议员拜登,并在当选后邀请希拉里出任国务卿。

  究其缘由,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无论是李明博还是奥巴马,都很难接受一个强势的副手以免威胁自己。因此,李明博与朴槿惠频繁交恶,奥巴马则宁愿选择年老的拜登而舍弃希拉里。同样地,为防止养虎为患,菅直人很难给予小泽诸如民主党干事长或内阁官房长官等高位。这时,作为输家,小泽是学朴槿惠卧薪尝胆、图谋东山再起,还是如希拉里那样“退一步海阔天空”?

  从菅直人的角度,小泽若能接受“希拉里模式”,在民主党或内阁出任一个普通职位,就意味着接受了菅直人的“招安”,菅直人也就可以从此高枕无忧。但当菅直人提出由小泽出任民主党代表党代表时,小泽断然拒绝。这时,“朴槿惠模式”已成必然之选。

  事实上,此前已有分析家认为,朴槿惠之所以不认输,很重要的一点便是李明博的总统任期只能担任一届,到2012年朴槿惠仍只有60岁,完全可以参加新一届总统大选。但美国总统最多可连任2届,即8年,考虑到美国历史上迄今不曾出现寻求连任的现任总统在党内初选中失利的例子,只要不出意外,奥巴马将顺利赢得2012年的民主党党内初选,而到2016年,希拉里将年届69岁,已过了竞选总统的最佳年龄。而在讲求资历的参议院,希拉里资历尚浅,出人头地的难度很大。因此,接受奥巴马的“招安”担任国务卿,已成为她继续政治生涯的最不坏的选择。

  毫无疑问,小泽面临的情势更接近朴槿惠。小泽在日本政坛经营多年、历任要职,唯一目标便是登上首相宝座。小泽曾在多个政党间辗转,但去年众议院选举前,因政治献金问题被迫辞去党代表之职、也将登上首相宝座的机会拱手让给鸠山由纪夫,之后他却并未如往常一样选择出走另组新党,很重要的一点便是当时民主党的支持率极高,赢得众议院选举几成定局,而以日本近年来换首相之频繁,一旦鸠山由纪夫下台,民主党的信任党代表便可以执政联盟领袖的身份自动当选首相。对个人形象不佳的小泽而言,这个“曲线救国”的路线堪称一出如意算盘。孰料天不遂人愿,等到了鸠山由纪夫下台,也等到了新的党代表选举,却输给了菅直人。

  但以小泽对首相宝座之觊觎,岂会轻言放弃?日本众议院的任期为4年,只要不中途解散,民主党将持续执政到2013年9月,但在剩下的3年里,民主党随时都有更换党代表的可能。也就是说,未来3年,如果菅直人中途下台,小泽仍有机会角逐大位。基于这一判断,小泽决意在“菅二期”作壁上观,静待菅直人下台以取而代之。

  但小泽现已68岁,政治生涯所剩无几,对首相宝座的渴望也日益强烈。若看不到菅直人下台的可能,他很可能延续过往做法,率领部下出走另组新党。届时,民主党的分裂将无法避免。

  在选举前夕,包括鸠山由纪夫在内的民主党多位高层均有意在菅直人与小泽之间进行调解,提议由菅直人继续担任首相,而由小泽担任党代表。观其用意,无疑是想用党代表的名分牵制住小泽,防止他出走。但菅直人意欲全盘掌控政局,小泽则一心角逐首相宝座而视党代表职位为“浮云”,都断然予以拒绝。

  执政之路难言平坦

  前文所述,在民主党中上层,菅直人较之小泽并无明显优势。缺少了小泽派系的配合,“菅二期”难免处处受制。但菅直人要想长期执政,还面临着以自民党为代表的反对党的威胁。

  2010年7月,日本,民主党率领的执政联盟在参议院新一届改选中惨败,算上未改选议席,在参议院的席位已不足半数。由此,日本再次出现了朝野分别控制众参两院的“扭曲国会”。

  当然,民主党在拥有首相指名选举优先权的众议院仍占据优势,短期内无需担忧失去执政权,但由于其席位比例并不足2/3,一旦在野党在参议院否决了政府和执政联盟提出的各项法案,该法案即便在众议院通过,也无法利用众议院的优先权对其强制执行。因此,政府和执政联盟今后提出的法案将难以在国会获得通过。此前,自民党等在野党便将不断要求民主党解散众议院,提前进行大选,以求重掌政权。如今,执政联盟在参议院的优势地位不再,也就失去了保住政权的一道重要屏障,执政之路难言平坦。

  分析人士认为,执政联盟在2010年7月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中失利,原因在于其政绩惨淡。在一年前的众议院选举中,民主党及其盟友曾承诺采取努力振兴经济,并重新考虑日美安保问题,但其上台后,这些诺言均无法兑现。民众对其大失所望,遂转而支持自民党。

  自1990年代至今,日本经济滞胀已持续了将近20年,历任政府上台时都声言要振兴经济,但都无功而返。对此,外界广泛将其视为《广场协议》的后遗症。但在笔者看来,更重要的一点在于,作为世界领先的发达国家之一,日本经济已发展到极高水平,特别是汽车、电器等产业,其品牌影响力及科技创新力等在全世界首屈一指。但众所周知,一个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都会遇到瓶颈,出现增速放缓、后继乏力等问题。这时,就要实行产业转型升级,以挖掘新的经济增长点。但考虑到日本的支柱产业,如汽车、电器等普遍具有准入门槛低、缺乏垄断品牌的缺点,日企在全球市场的占有率并不高,比较优势并不明显,品牌建设和科技创新对业绩增长的贡献力相对有限。

  另一条路则是发展新的产业。例如,同样是发达国家,英国经济于布莱尔时期在欧盟一枝独秀,直接原因便是北海油田开采出了大量优质原油,但对资源匮乏的日本而言,如北海油田之于英国“天上掉馅饼”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作为较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日本的经济主要沿着自身的周期性运转,在未能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之前,日本政府提出的各项政策都很难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

  在备受关注的日美安保问题上,“菅二期”同样很难有所作为。对战后日本而言,美国不仅有建立民主政体、复苏经济之恩,更一直在为其提供核保护伞。日美同盟始终是日本外交的首要议题,日本无力也不敢忤逆美国。最近被热炒的普天间基地搬迁问题曾导致鸠山由纪夫下台,并间接帮助菅直人登上首相宝座,但菅直人既无力敦促美国将其搬离冲绳,更不敢对美妥协同意其留在冲绳而违背民意,只能将其暂且搁置,安保问题遂成为“菅二期”一颗随时可能引爆的重磅炸弹。

  内有小泽虎视眈眈,外有自民党等反对党步步紧逼,“菅二期”的执政之路难言平坦。

  中日关系:转折期的阵痛

  作为东亚邻邦,中日之间既有历史遗留问题、东海领土争端上屡起纷争,但在经贸、朝核和地区安全等问题上也具有展开合作的空间。由此,中日关系成为双方每届政府都须着力的重要议题。

  有媒体认为,小泽曾多次率团访华,属于“知华派”,因而更乐于看到小泽当选。一些分析人士则表示,中日素有民间往来密切的传统,即便在政府间关系跌至冰点的小泉时期,双方贸易额亦持续增长,因此“菅二期”中日关系仍将维持“政冷经热”的格局。此外,也有人指出,由于前小泉政府单方面的过激行为,中日关系已往 “政冷经凉”方向转变。

  但在笔者看来,无论是菅直人还是小泽在任,抑或换成自民党政府上台,中日政府间交往短期内都难有明显改观。两国关系在“政冷经热”或“政冷经凉”摇摆,根本原因在于双方国力对比之势面临重大转折,致使两国关系亦面临着转折期的“阵痛”。

  纵观2000多年来的中日交往史,双方国力对比之势对两国关系的影响十分明显:自秦汉到清朝乾嘉时期,中国的国力远强于日本,双方长期维持宗藩关系;但进入19世纪中叶,中国急剧衰落,日本的国力则在明治维新后迅速膨胀,自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至二战结束,日本在双方国力对比中占据绝对优势,这一阶段的中日关系也以日本对华侵略为主线。

  基于此,笔者认为,在过去的2000多年里,中日关系事实上长期处于“不平等”状态。但在两国国力对比之势从中强日弱到中弱日强的转折时期,如1940年鸦片战争至1894年甲午战争期间,当时的满清政府也曾努力维持宗藩关系,在日本面前摆出天朝上国的姿态,但自明治维新后国力迅速膨胀的日本根本不买账,反而制定出以中国为主要目标的大陆政策,开始在被视为中国势力范围的朝鲜半岛等地蠢蠢欲动,并为西方列强侵华出谋划策,更建立起一支专门针对中国北洋水师的舰队。

  二战后的60多年里,这种“转折期”的印记同样明显。1950-1953年中国抗美援朝,而在美国的授意下,日本亦向“联合国军”派出扫雷部队,与中国展开间接交锋。1972年中日正式建交,中国单方面提出放弃战争赔款,日本则自1979-2007年对华提供了长达29年的“政府间发展援助”(ODA)。其间,中方赢在身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政治大国地位,日本则在经济实力、文化软实力乃至常规军力上占优。在两国关系上,中方始终坚持日本应就历史上对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进行道歉,而在日方看来,日本通过ODA帮助中国发展经济,已经弥补了当年的“过错”。基于对国力的自信,日本政府在对华政策上屡有单边主义的举动。例如,小泉在任时曾不顾中方强烈反对多次惨败靖国神社,其底气便是日本在国力的绝对优势,确信中方只能在口头上反对而无法对其构成直接威胁。

  在一些学者看来,日本民族只崇拜强者。他们对美国俯首帖耳,根本原因便在于美国的国力远强于日本。中方要想促使日本在历史遗留问题、东海领土争端等事务上改弦更张,唯有切实增强国力,使双方国力对比朝中强日弱的方向转变。但在转折期,各种摩擦和冲突仍难以避免。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2010年第二季度中国GDP已超越日本。尽管人均收入、科技创新力、跨国公司影响力、文化软实力乃至常规军力等层面,中国仍远远落后于日本,但此事仍引起了日方的强烈担忧。然而,由于双方长期互不信任,日方对中方公布的经济运行及军费开支等数据的真实性都心怀疑虑,对于中国国力,日方多有猜测,但其准确性有多高,恐怕连报道相关数据的媒体自身都心里没底。在这种情势下,日方不免左右为难:如果中国国力、特别是军力已显著提升,日本倘有不慎便会擦枪走火,届时受损失的将是日本人自己;但如果中国的国力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强,日本政府却对中国示弱,岂不自降身份?

  因此,目前日本对华主要采取试探性策略:一方面附和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并要求中国公布真实的军费开支等数据,另一方面又在春晓油气田及钓鱼岛等问题上屡次挑衅中国。其用意,便是要摸清中方对日政策的底线,并进而推测中国国力提升情况,为制定新的对华政策提供依据。

  这时,中方应避实就虚,防止过早暴露真实国力,只有当双方国力对比彻底逆转至有利于中方时,方可采取实质性举动。其间,一方面要明确立场,在关乎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的核心问题上坚决不能让步;另一方面也应注意策略,不能被民意特别是网络民意所挟持,作出超越现有国力的举动,从而最大限度地降低政策风险,并在今后的中日博弈中争取更多主动。

  Lacky(中国江西)

相关专题:日本巡逻船在钓鱼岛海域撞击中国渔船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第一金融网免责声明:
    1、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2、文章来源为均为其它媒体的转载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转载是处于提供更多信息以参考使用或学习、交流、科研之目的,不用于 商业用途。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转载文章涉及您的权益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化和函告知,我们将尽快处理。来信:fengyueyoubian#sina.com (请将#改为@)。
    3、本网站所载文章、数据、网友投稿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与第一金融网站无关。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网友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专题栏目
    全站专题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文章列表 | 网站地图 | 征稿启事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6-2010 afinan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第一金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