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主办
   | 网站首页 | 金融焦点 | 银行 | 股票 | 基金 | 保险 | 期货 | 股评 | 港股 | 美股 | 外汇 | 债券 | 黄金 | 理财 | 信托 | 房产 | 汽车 | 生活 | 基金数据 | 行情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第一金融网 >> 金融焦点 >> 新闻评论 >> 正文

全球必须协力化解汇率战争

2010-9-30 17:20:49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网  作者:佚名
关键词:汇率战争 人民币升值 人民币汇率
核心提示:“我们正处在一场国际汇率战争之中,全球货币正普遍走软。这对我们构成了威胁,因为它削弱了我们的竞争力。”巴西财政部长吉多.曼特加(Guido Mantega)的这些抱怨完全可以理解。

  “我们正处在一场国际汇率战争之中,全球货币正普遍走软。这对我们构成了威胁,因为它削弱了我们的竞争力。”巴西财政部长吉多.曼特加(Guido Mantega)的这些抱怨完全可以理解。在需求匮乏的时代,储备货币的发行国实施扩张性货币政策,而非发行国则以干预汇率作为回应。而那些既不属于前者、也不愿效仿后者的国家(比如巴西)则发现本币大幅升值。其后果令它们担忧。

  发生这种汇率冲突并不是第一次。25年前,也就是1985年9月,法国、西德、日本、美国与英国政府在纽约的广场饭店(Plaza Hotel)举行会议,达成了共同诱导美元贬值的协议。更早一些时候,在1971年8月,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实施了“尼克松冲击”措施,包括征收10%的进口附加税,并结束美元与黄金的相互兑换。上述两件事都反映出美国渴望美元贬值。今天,美国仍然怀有同样的渴望。但这一次的情况有所不同:关注焦点已不再是日本这样恭顺的盟国,而是下一个全球超级大国——中国。两强相争,很容易伤及围观者。

  有三大因素,与眼下的汇率战争相关。

  首先,由于这场危机,发达国家正蒙受需求长期匮乏之苦。全球6大高收入经济体——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与意大利——中,没有一个国家今年第二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恢复到2008年第一季度的水平。与以往的趋势水平相比,这些国家目前的经济增速至多降低了10%。供应过量的一个信号,是美国与欧元区的核心通胀率已经降至1%左右:通货紧缩正在向我们挥手致意。这些国家希望实现出口拉动型增长。贸易逆差国(例如美国)和顺差国(例如日本、德国)都是如此。然而,整体来看,只有新兴经济体转向经常帐户赤字,才有可能实现这一目标。

  其次,私人部门正在朝这个方向运转。华盛顿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在4月份的预测中指出,今年净流入新兴国家的外来私人资金将达到7460亿美元(见图表)。这些新兴国家净流出的私人资金为5660亿美元,能够部分抵消上述流入。尽管如此,由于新兴国家还有着3200亿美元的经常账户盈余以及适度的官方资金流入,在没有政府干涉的情况下,新兴国家仍将实现5350亿美元的外部收支盈余。但若不加干涉,这种情况也不可能发生:经常账户必须平衡资本净流动。调整将通过提高汇率进行。最终,新兴国家将出现经常账户赤字,来自高收入国家的私人资金净流入,将为这种赤字买单。事实上,这正是我们所期待发生的。

  最后,外汇储备的不断累积,仍然在阻碍这种自然的调整过程。这些数字代表着官方资金外流。1999年1月至2008年7月期间,全球官方外汇储备从1.615万亿美元,增加到7.534万亿美元——增加了5.918万亿美元,令人震惊。或许有人会说,这种增长是经历了早先危机后的一种自我保护。的确,在这场危机中,外汇储备消耗不少:从2008年7月到2009年2月,全球外汇储备减少了4720亿美元。无疑,这帮助那些没有储备货币的国家缓冲了危机影响。但所使用的储备总额,仅占危机前水平的6%。除此之外,2009年2月到2010年5月间,外汇储备又增长了1.324万亿美元,总额接近8.385万亿美元。重商主义未死!

  中国绝对是最明显的干预者:自2009年2月以来,占到了这些外汇累积的40%。到2010年6月,中国外汇储备达到了2.45万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30%,在其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比例,攀升到了50%的惊人水平。这种累积肯定会被视为一种巨额出口补贴。

  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超级大国的政府,会借给另一个超级大国这么多钱。一些人辩称,这种汇率管理方式不是操纵(与美国国会的观点相左),因为调整可以通过“国内成本与价格的变动”进行。周二出版的英国《金融时报》上,就刊登了美国西部信托公司(Trust Company of the West)科玛尔.斯里库-马尔(Komal Sri-Kumar)的类似观点。如果不是因为中国下了力气、并成功遏制了其干预行为自然会导致的货币及通胀影响,那么,这种论点会更具说服力。与此同时,新兴国家向着经常账户赤字方向、不可避免的调整,正转移至那些对资金流入具有吸引力、同时又不愿(或无力)对外汇市场实施必要规模干预的国家。可怜的巴西!甚至,我们可能正目睹又一场新兴市场金融危机的发令枪响起?

  众所周知,尼克松时期的财政部长约翰.康纳利(John Connally)曾告诉欧洲人,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是是你们的问题”。中国也作出了同样的回应。由于没有作出汇率调整,我们正看到某种形式的“货币战争”:本质上,美国正寻求让中国通胀,而中国则试图让美国通缩。双方都坚信自己是对的;但都没有获得预期的效果;世界其它国家则受到了牵连。

  不难看出中国的观点:它正不顾一切地避免自己心目中日本在《广场协议》(Plaza Accord)后的悲惨命运。当初,由于汇率飙升损害了出口竞争力,加之美国强迫其削减经常账户盈余,日本选择了规模巨大的货币扩张,而不是亟需的结构性改革。随之产生的泡沫,促成了上世纪90年代“失落的十年”。曾经的天下无敌,就此陷入了萧条。对于中国来说,任何这样的结果都将是一场灾难,这一点不言而喻。与此同时,如果没有从高收入国家向其它国家的巨额净资本流入,我们很难设想全球经济会有一个稳健的结构。不过,如果全球最大、且最成功的新兴经济体也是最大的资金净输出国,我们也很难想象这种情况会发生,而且可以持续。

  我们所需要的,是找到这些亟需进行的全球调整的路径。这将不仅需要合作的意愿——眼下似乎严重匮乏,还需要在国内与国际改革方面更丰富的想象力。我很想做一个乐观主义者。但我不是:一个充斥着以邻为壑政策的世界,最不可能会有美好的结局。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 马丁.沃尔夫 )译者/何黎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第一金融网免责声明:
    1、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2、文章来源为均为其它媒体的转载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转载是处于提供更多信息以参考使用或学习、交流、科研之目的,不用于 商业用途。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转载文章涉及您的权益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化和函告知,我们将尽快处理。来信:fengyueyoubian#sina.com (请将#改为@)。
    3、本网站所载文章、数据、网友投稿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与第一金融网站无关。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网友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专题栏目
    全站专题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文章列表 | 网站地图 | 征稿启事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6-2010 afinan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第一金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