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主办
   | 网站首页 | 金融焦点 | 银行 | 股票 | 基金 | 保险 | 期货 | 股评 | 港股 | 美股 | 外汇 | 债券 | 黄金 | 理财 | 信托 | 房产 | 汽车 | 行情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第一金融网 >> 金融焦点 >> 新闻评论 >> 正文

性工作者组织负责人:最头疼的是依然有姐妹不愿用套

2015/3/13 9:54:09  文章来源:个人图书馆  作者:佚名
文章简介:5号楼的街坊们都知道不拉窗帘的301是个办公室,他们也认识蓝蓝是这里的头。”  2014年,蓝蓝的团队用一年时间,通过访谈37位女性工作者完成了一份调研报告:《探索70年代生进城女工进入性行业的影响因素》。

  5号楼的街坊们都知道不拉窗帘的301是个办公室,他们也认识蓝蓝是这里的头。下班啦?上班啦?他们总笑眯眯招呼她。没人问起她这里的业务,蓝蓝觉得他们是知道的,“有时候姐妹们过来玩,她们的浓妆和衣服其实能看出来。”

  按照头天的约定,我大约在上午11点钟到达先锋公寓——天津信爱女性家园的办公室设在东丽区的一处民宅里。蓝蓝正站在小黑板前给4个女下属讲解常见妇科病症状。她喜欢双手下压,那是一个天生的领导者在释放她的掌控欲。蓝蓝认真而急切的讲解给学员带来了压力,那些趿着猩红棉布拖鞋的下属们时不时挠头表达她们的焦虑,因为几小时后她们将要把刚学到的内容传达给另一拨人。一种莫可名状的紧张感在教学双方来回传递中加剧。好在蓝蓝板书时不常卡个壳,趁她匆忙寻找别字替代的间隙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工作的迫切感驱使着这个37岁的女人以一种不由分说的气概生活着,这与这个城市慢条斯理的节奏不太吻合,员工们也在被她拖着走。午餐叫外卖时蓝蓝点了四两素锅贴,曾在饭店打工的经历让她不信任外卖肉的品质。6分钟后她已经吃完,端着水杯跷起二郎腿斜倚在椅子上,向员工布置下午的外展任务。每吩咐完一个,她便冲人点点头表强调:你们听明白了?

  外展(Outreaching Social Work)是蓝蓝挂在嘴边的术语,在这里指社会工作者为流动女性中的女性性工作者提供的支持服务。我有点担心一个男人混在一群女性工作者的外展队伍里是否违和——她们是不是会因此而警觉,蓝蓝的工作是否会受到影响?她摆摆手,那神情告诉我这不是问题,“你就说是我们志愿者好了。”

  “但你不要问她们一些奇怪的问题,”她好像想起什么,扭头甩过来这么一句,语气有几分严厉。“比如问她们为什么干这行——这问题很低级。”

  我赶紧向她保证现场我什么都不会问,只看看就可以了。

  司机座位上高高扎起马尾的L是信爱的新成员,她开着自己的私家车载我们去外展目的地。我坐在副驾,为打发沉默,搭话问起她的上一份职业。L没接茬,也许她没听到,她跟后座的蓝蓝确认了一下是否在前方路口直行。后来蓝蓝告诉我,L是家庭主妇,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她也做过一些“那方面的兼职”。

  信爱的几个员工都有过性工作经历,包括蓝蓝。现在她们是一个民间组织,服务内容是为外来打工女性提供健康咨询,重点服务性工作者。这个团队的背景似乎与她们的目标天然契合,但蓝蓝最近的难题是如何搞定下属。团队里没有人上过大学,但她们干的活却很像一个导师带领的研究生团队:计划书,立项,调研,写报告,参加国际会议。蓝蓝说,如果没有这份工作,她们或许是餐厅服务员、家政员工,或者保姆。一个NGO组织需要的案头工作要求实际上已远超出她们的能力,蓝蓝用她的学习能力弥补了这一点,现在她可以写项目计划书,可以弄懂“定量研究”和“定性研究”,甚至能跟外国女权主义者辩论“赋权”,但其他人做不到。蓝蓝偷偷在家喝酒哭过好几回,同事的工作能力和态度都不能让她满意。她必须一次次按捺住自己的急性子,等待她们的作业。结果往往是令人失望的,于是干脆推倒自己重新来过。

  但能力建设的需求是双向的。有次她在泰国出差,打了一个小时的国际长途教同事如何使用Excel。她没想到网络视频。

  没有办法,她说,你不能指望一份工资只有两三千元的工作能招来人才。

  我问她:“对她们而言这只是份工作,但对你是事业,对吗?”她很满意这个总结,在后来访谈时流利地重复了这句话,就像她从来就是这样想的。

  或许强大的吸纳能力让这个东北女人在不到5年时间里从洗浴中心小姐摇身变成一个NGO的领导者,当然同样重要的还有她的野心。她承认自己理解力比较好。这也会表现为一种优越感,在我采访她的7个多小时里,她大约5次提到其他人的“笨”或“蠢”。在说俏皮话或争执时她会略带轻蔑地发出东北人的翘舌音,这让她的攻击性有所暴露,也多少有点让人畏惧。但同时她又有种热情的爽朗,它与客气和教养无关,那是一种能让陌生人迅速靠近的率真。这个女人像个谜团,让我感到困惑的不仅是她何以进入性工作者行列,又全身而退,我更为感兴趣的是她通过自我教育完成城市化乃至精英化,以及她如何找寻自我的历程。

  她每晚都要敷面膜,这让她保持了成熟后的活力与光泽。眼影和眉毛也描画得简约而到位,相比之下她的荷叶裙摆黑色连衣裙显得有些保守——她并不喜欢黑但说这是“最适合她的”。如果非要说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那就是她看人的眼神是直直的,或许是某种魅惑,盯久了会让人有些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是某种禀赋还是职业训练的结果,与他人交流时她常露出这种神情。

  聪明而倒霉的优秀生总是具备相似的起点。她成长在吉林农村,从小成绩拔尖,7岁父母离异,读到初一自己放弃学业出外打工。她不忍看母亲为全家日夜操劳。她喜欢钱,确切说是喜欢支配金钱的感觉。还在上学时她自己捡破烂、上山采柳条挣来的零花钱让她感到满足。打工使她成为家中顶梁柱,她卖冰棍、卖水果、卖早点,后来在饭店刷碗,切菜。厨师的工资是切菜工的两倍,她也想做厨师,并成功将饭店厨师变为自己的首任男友。但厨师男友嫌弃她不足1米6的身高,以及她给老家寄钱的习惯,在分手前她终究没能学会这门手艺。

  她蠢蠢欲动,精力充沛,但挣钱之外她对未来并无计划。第二段恋情结束时她已身怀六甲,她决定生下孩子。22岁的未婚妈妈蓝蓝即将成为河北沧州一家工厂的女工。火车上遇到的歌厅妈咪,劝蓝蓝去天津跟她干。她拒绝了妈咪,在工厂呆了半年后她又拨通了妈咪的电话。“我做事喜欢留一手。”她说。

  “不是我脸皮厚,我不怕。”她提醒我在农村老家,她在打工几年后已经从一个优秀、能干、懂事、谁娶上烧高香的姑娘变成一个被人戳脊梁骨的未婚妈妈。“都已经那样了,你怕能怎么办?”

  歌厅的公关小姐并不提供性服务,但立身之技是要么会唱,要么能喝。蓝蓝不会唱歌,只能被客人灌酒。她见歌厅旁边的洗浴中心,按摩师傅一天下来也一百多,跟她挣的一样。她觉得这比歌厅小姐强,无非出力气,却不用喝酒。她是打小干惯农活的姑娘,出点力算什么呢。便跑去跟人师傅学按摩。

  那是她记忆里开心的3年,她觉得自己在凭力气赚钱。10年前日入百元收入不算少,但她发现有个在北京洗浴中心的朋友能挣10倍,她也想多挣。在沈阳租房时母亲来看她,母亲说这楼房真好,冬天不用烧炕也暖和。她想给母亲在城里买个楼房。

 

分享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第一金融网免责声明:
    1、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2、文章来源为均为其它媒体的转载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转载是处于提供更多信息以参考使用或学习、交流、科研之目的,不用于 商业用途。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转载文章涉及您的权益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话和函告知,我们将尽快处理。来信:fengyueyoubian#sina.com (请将#改为@)。
    3、本网站所载文章、数据、网友投稿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与第一金融网站无关。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网友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文章列表 | 网站地图 | 征稿启事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6-2015 afinan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第一金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