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主办
   | 网站首页 | 金融焦点 | 银行 | 股票 | 基金 | 保险 | 期货 | 股评 | 港股 | 美股 | 外汇 | 债券 | 黄金 | 理财 | 信托 | 房产 | 汽车 | 生活 | 行情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第一金融网 >> 金融焦点 >> 学者观点 >> 正文

药家鑫发展了魔鬼法则

2011-5-20 21:46:02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网  作者:朝闻道
关键词:药家鑫案 犯罪心理学 钢琴杀人说
核心提示:去年10月20日晚在西安发生的“药家鑫交通肇事杀人案”,西安音乐学院钢琴大学生药家鑫创造了有史以来最邪恶的犯罪记录——撞人后杀人。还有那位公安大学的李玫瑾教授,她每每以“中国犯罪心理学权威”自居,对药家鑫杀人的心理原因,作了离奇古怪的

  去年10月20日晚在西安发生的“药家鑫交通肇事杀人案”,西安音乐学院钢琴大学生药家鑫创造了有史以来最邪恶的犯罪记录——撞人后杀人。开车把人撞倒后,本来就够理亏的,有道德的司机会主动停车下来救人,不良司机也就是仓皇逃逸,只有邪恶如药家鑫者,才会对被撞伤者动起杀机。他停车后看到的是那位叫张妙的弱女子倒地在痛苦地呻吟,竟然还活着,还想记他的车牌,于是他拿起随身携带的一把33公分的尖刀,向伤者连捅八刀,直到伤者没有了一丝声息才罢休。一个妙龄女子的鲜活的生命,倾刻间就被药家鑫剥夺了,这是何等残暴的行径?药家鑫开车离开现场不久,又把两个行人撞倒,正当他下车想如法炮制残杀张妙的一幕时,恰巧一位段姓村民打的回来,他看到此情形后立即把肇事者药家鑫抓住,中止了药家鑫的杀人意图。幸亏段村民来得及时且见义勇为,否则,又会有两人惨遭毒手,凶手还会逃之夭夭,继续做他的钢琴大学生。

  药家鑫杀人案引起了国人极大的愤怒,这是很自然的。因为药家腥把“撞伤不如撞死”的魔鬼法则推向了更邪恶的深渊,演变成了“撞死不如杀死”,他的肆意杀人的行径,不仅是向张妙屠戮,而是公然向社会公众挥刀,向道德和法律挑战,已经捅破了民众心理承受能力的极限。有人说他是“激情杀人”,是一时冲动所为,其实不然,药家鑫实际上是蓄意杀人,只不过没有特定的对象而已。他随身带有一把锋利的尖刀,就证明他有杀人的意图。他可能早就想过,“如果我开车撞了人,决不像李启铭那样慌张逃逸,而是停车把被撞者杀了”。所以药家鑫不是一般的杀人凶手,他具有魔鬼杀手的所有特征:极高智商、早有预谋、从容镇定、异常残忍。

  对于这个药八刀,法医后来又改口说药只剌了六刀,有两刀系由被害者抵抗所致(估计是手部抵挡动作),所以这两刀不算数。这个说法也太离奇了,幸好法医鉴定被害人只“抵抗”了两刀,如果被害人抵抗了八刀,那么是不是这八刀都不算数呢?那是不是说,药家鑫就根本没有杀人了呢?按照这个混帐逻辑,那么世上的一切杀戮和侵略,由于受害方进行了抵抗,这些杀戮和侵略就不算数了。因此是不是可以说,八年的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由于中国人民抵抗了八年,日本侵略者加害于中国人民身上的一切罪恶就可以一笔勾销了?日本就没有侵略中国了?

  药八刀篡改成了六刀,这个荒唐的说法一出笼,马上就得到了少数媒体和少数专家的认同,他们为了减轻药家鑫的罪恶,让药家鑫免死,绞尽脑汁想出了一切办法,他们立即认同药六刀,就是想减少药家腥杀人的血腥程度。后来,西安中院对于到底是八刀还是六刀,不作认定,而是用“数刀”来表述,这种“摸糊”的说法真是“高!实在是高!”

  在西安中院开庭审理药家鑫的前夜,央视播了一个《药家鑫:从撞人到杀人》的节目,作为大众主流传媒,央视本来应该利用这个节目,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生命和法制教育的缺失以及撞伤人与撞死人的赔偿制度缺陷入手,来谈怎样避免“药家鑫案”在我国重演的问题,这样的节目播出来才有现实意义。可央视没有这么做,它给我们展示的是,药家鑫痛哭流泪的镜头,是他童年学琴时受到的委屈,是他杀人案发后如何的忏悔与良心发现等等。央视此时此刻播出如此节目内容的“舆论导向”,已经昭然若揭了。央视那个美女主持人作出一幅悲天悯人的样子,张口闭口“这孩子”,好像药家鑫还是一个11岁的孩子似的,可他已经21岁了,具有完全的认知能力,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怎么还称他为“孩子?呢?那位慈眉善目的美女主持人是不是想误导广大电视观众:药家鑫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所以不应承担法律的责任?

  还有那位公安大学的李玫瑾教授,她每每以“中国犯罪心理学权威”自居,对药家鑫杀人的心理原因,作了离奇古怪的解释。本来,药家鑫杀人的动机已经很明确,就是杀人灭口,怕“农村人难缠”,事后找他的麻烦。因此也就用不着心理学教授再来多费口舌了。心理学家一般解释的是没有明确杀人动机、让人百思而不得其解的杀人案,例如变态杀人案等等,国外电影《沉默的羔羊》和《本能》对此就有反映。可是李玫瑾教授在电视上不辞辛劳,屡次三番解释药家鑫杀人的心理委屈。对于她的那些荒唐说法,人们概之为“弹钢琴杀人说”,李教授说这是人们对她的歪曲,为了不歪曲她,我们还是看她的原话吧,以下是她解释药家鑫杀人的经典语录:

  “他拿刀扎向这个女孩的时候,我认为他的动作是在他心里有委屈,在他有痛苦,在他有不甘的时候,却被摁在钢琴跟前弹琴的一个同样的动作”

  “实际上属于当我不满的时候,我弹琴本身是来发泄我内心的一种愤怒或者情绪。因此,当他再遇到这么一个不愉快的刺激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人被撞伤了,而且在记他的车号,他这个刀的行为实际上类似于砸琴的行为。”

  这不是“钢琴杀人说”是什么?只不过李教授没有说药家腥拿刀“杀”或“捅”人,而是用了一个委惋的词“扎”,在另一段话里她又用了更委惋的词“做”!李教授从来没有说药家腥“杀”了人,只是“扎”了人和“做”了人而已,她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的“钢琴杀人说”。只是,如果将来李教授因“钢琴杀人说”而荣获诺贝心理学奖时,她又会向人们炫耀她的这一伟大发明。李教授这一学说的意思很明显:药家鑫杀人时是在弹钢琴,他是把被害者张妙视作一架钢琴,尖刀是钢琴的键盘,张妙被刀捅的哀叫声和鲜血飞溅的声音是药家腥弹出的钢琴曲。不过这一钢琴曲可不如《水边的阿狄丽娜》那么美妙动听,它是史上最恐怖的《死亡进行曲》!

  当李教授的上述“妙论”受到成千上万有正义感的民众的质疑时,李教授的回答是:你们弱智,根本不懂我的理论!你们不值得我答复 !我等草民虽然愚笨,不懂李教授开创的“犯罪心理学”,但心理学的书还是看过一两本的,也知道有一个叫“弗罗依德”奥地利人写了一本《梦的解析》。心理学本来就是一门大众的学问,并不是那么诲涩难懂,如果你李教授研究的是“哥德巴赫猜想”,你说我们不懂,那我们也就认了,那也就由着你信口开河欺世愚民好了。对于李玫瑾教授屡屡为杀人狂徒进行心理辩护的行为,人们真得好好分析她的心理动机了。

  药家鑫被西安中院判为死刑之后,广大民众拍手称快。民众并非不珍惜药家鑫的生命,而是痛恨药家鑫毫不尊重别人的生命, 药家鑫杀人不是针对特定的人群,而是针对我们所有的人,谁被药家鑫撞例,都可能遭遇到和张妙同样的命运,因而,药家鑫杀人的性质,就特别恶劣,具有“反社会”的倾向。民众之所以热切地希望法院判他死刑,是因为唯有把魔鬼送进了地狱,正义才能得到伸张,法律的尊严才能得到维护,下一个药家鑫案才可能避免。还因为民众知道,在中国只有执行了的死刑,这个刑罚才是真实的,才无法翻盘,其他刑罚都是浮云,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一纸法律判决乎?什么“死缓、无期、有期”,只要大大方方地使用银两打通关节,这些徒刑都可以减刑。如果法院给药家鑫判了个死缓,这个死缓就和三五年的有期徒刑在意义上是一样的,当人们天真地以为药家鑫将要把牢底坐穿的时候,人家几年之后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保外就医”出了狱,说不定还和他的魔鬼师妹李颖结了婚呢。

  北京 朝闻道

分享到: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第一金融网免责声明:
    1、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2、文章来源为均为其它媒体的转载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转载是处于提供更多信息以参考使用或学习、交流、科研之目的,不用于 商业用途。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转载文章涉及您的权益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化和函告知,我们将尽快处理。来信:fengyueyoubian#sina.com (请将#改为@)。
    3、本网站所载文章、数据、网友投稿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与第一金融网站无关。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网友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专题栏目
    全站专题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文章列表 | 网站地图 | 征稿启事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6-2011 afinan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第一金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