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主办
   | 网站首页 | 金融焦点 | 银行 | 股票 | 基金 | 保险 | 期货 | 股评 | 港股 | 美股 | 外汇 | 债券 | 黄金 | 理财 | 信托 | 房产 | 汽车 | 生活 | 行情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第一金融网 >> 金融焦点 >> 学者观点 >> 正文

高铁悲剧:安全 高科技之殇?

2011-7-26 11:56:22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网  作者:宋鲁郑
关键词:温州动车追尾
核心提示:一个月来,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两个大国分别发生了耐人寻味的事件:中国连接北京和上海的高铁开通运营、美国航天飞机长达三十年的历史终结。温州高铁事故的原因很快就会大白于天下,在吸取了血的教训的中国社会也将慢慢学会正视高科技的双面魔力。

  一个月来,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两个大国分别发生了耐人寻味的事件:中国连接北京和上海的高铁开通运营、美国航天飞机长达三十年的历史终结。

  自2007年4月中国第一辆动车上线,中国进入高铁飞速发展的时期。不仅速度从200公里至250公里提升到300公里,建设里程更成为全球第一。目前已达8358公里的中国高铁网,在2012年将提高到13000公里,2020年将达到16000公里。中国仅仅用了四年时间就走完了从零到全球第一的进程。高铁也成为中国新的骄傲和品牌。鉴于高铁民用和军用的双重色彩以及代表的先进技术方向,美国总统奥巴马多次以中国高铁为例,呼吁全国急追直上,改变基础设施落后、老化的局面。他甚至把中国高铁和前苏联时代发射首颗卫星带来的冲击相提并论,认为美国又到了新的“卫星时刻”。

  面对中国高铁的突飞猛进,我们拥有的不仅仅是自豪,还有担忧。因为人类历史已经证明了,高科技往往是双刃剑:在带给人类便利和进步的同时,也往往有难以预测的后果,甚至影响到高科技本身的命运。这其中最重要的是一是成本,二是安全。美国曾经的骄傲、但不得不退出历史的航天飞机就是最为典型的写照。从技术上讲,航天飞机可称当代最为先进的航空工具,然而却由于高昂的使用和维护成本----发射一次竟需要五亿美元,以及安全系数过低----三十年就出现两次机毁人亡的惨剧,不得不放弃。美国航天飞机的教训如果放到全球方兴未艾的高铁,竟然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迄今为止,除了日本一条高铁线路外,全球建成的高铁都呈亏损状态,都是依靠国家的补贴运行。而车毁或者人亡的惨剧,则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幸免。2011年2月10日,韩国釜山出发开往首尔的高铁在首尔近郊发生了脱轨事故,三节车厢脱离轨道。所幸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事故起因源于一颗小螺丝。2003年7月,日本一列特快列车在长崎发生脱轨,6节车厢出轨,死伤60余人。2000年6月,一列从巴黎驶往伦敦的欧洲之星列车在法国北部出轨,14人受伤。当时列车时速达290公里。法国调查人员称,铁轨路基不平是导致列车脱轨的直接原因。1998年6月3日,德国一列时速约200公里的ICE1型高速列车在下萨克森州脱轨,并在一座桥梁的前面解体,造成101人死亡,88人重伤。事故的起因是一个材料有缺陷的车轮发生了故障。车廂被300吨重的惯性力抛出轨道并彻底毁坏,整列列车扭曲并翻车。

  这里要特别谈一下法国。法国是全球较早建设高铁的国家,还曾创下全球最高速度的纪录。但法国的高铁却以高亏损、高晚点率而著称。除了管理和社会制度(频频出现的罢工)的原因之外,确实和高科技的安全条件过高有关。当然近年来,随着经济危机的出现,法国高铁的晚点多了其他因素:一是有人卧轨自杀导致线路中断(本人就曾遇到过一次:车刚出巴黎就停止前行,中断时间长达五个小时)。一是有人大量盗窃电缆,导致供电中断。今年三月三日,西部开往巴黎的十几班高速火车停驶,就是由于高铁电缆被盗引发的。为此,法国国家铁路公司联合警方,启用多架直升机在铁路沿线巡逻。

  因此当7月23日温州特大高铁相撞惨案发生之后,世人在痛心、哀悼甚至愤怒之余,也不得不正视这样一个事实:这样的悲剧是很难完全避免的,是高科技必然的成本(当然这也非铁律。比如美国、前苏联、英国、日本、捷克都发生过核电站事故,但中国到目前仍然是保持零事故的安全纪录)。

  所有的高科技悲剧原因不外三条:技术原因、人为因素、严重的自然灾害引发。高科技一方面似乎总和先进、强大挂上钩,但另一方面却又非常脆弱。一个极小的环节都能酿成重大悲剧。美国、前苏联和今天日本的核电站事故就是最好的注脚。可以说,安全已成为高科技的致命伤。随着中国的迅速进步,我们也已经开始和日益深入的前行到一个高科技时代:核电站、航天、高铁。但中国显然还没有做好面对高科技时代灾难的心理准备。

  温州高铁惨剧发生之后,举国震惊。虽然黑匣子还没有破译完毕,但事故的原因也不会脱上述三条:自然灾害、技术原因、人为因素。事发当晚,温州地区出现了罕见的雷雨天气,事故发生前半小时,有网民发表微博称,从未见过如此恶劣的雷雨天气。随后高铁由于受到雷击而停驶----这是外界的第一个质疑:何以高铁的避雷能力如此缺乏或者不足?此时,按照常规,自动或人工的调控系统和信号系统应该发挥作用。从理论上讲,在这种条件下,高铁是不会发生追尾事故。另外还有一点不提不提的是,中国高铁在硬件取得如此迅速发展的同时,管理调度、配套维护保养、政策制定、通讯信号,操作标准等各方面相关软件是否及时的跟进?正如外电所报道(未经证实):德国人需要培训三个月才能上岗,中国的培训时间只有十天。不过台湾高铁有关方面已经声明,需要培训八个月才能上岗。

  高铁事故虽然各国都有,但表现出来的国情特色大不相同。面对灾难,中国的国家动员能力再次得到印证,应急、救援措施迅速到位(不妨对照一下挪威恐怖袭击案,由于直升机准备不足,等到特种部队赶到现场,作恶之后的凶手正悠然的等待投降)。同时问责制也立即启动:上海铁路局局长和书记就地免职(请问日本核电事故可有人为此负责?尽管现在人尽皆知东电公司欺上瞒下、设备失检、隐瞒事故)。但更为感人的是灾难发生后,当地百姓自发投入到救援当中。而幸免于难的乘客惊魂未定就立即加入到抢救的大军当中。尽管已是深夜,温州的百姓自发排队献血(想想我们的近邻日本。面对灾难他们给世界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在超市门前排队购物)。患难见真情,灾难才是国民性最好的检验。但需要指出的是,虽然西方各国媒体都对中国的高铁事故极为关注,做了详细、轮番报道,但对上述情节都隐而不报。毕竟,中国出灾难,符合媒体营造的中国形象,但百姓的表现显然不符合他们的政治正确----相反如果百姓趁火打劫,他们是绝不会放过的。

  此次温州高铁事故,再度令微博大展身手,其传播信息之迅速远超传统媒体,而且第一个呼救信息就来自手机发出的微博。这背后则是中国已成为世界新媒体用户第一大国:2010年网民超过4.5亿,手机用户近9亿。互联网普及率2010年达到34.3%,是发展中国家的1.5倍。要知道十年前即 2000年普及率还不到1.7%,当时不仅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6.4%),甚至还略低于发展中国 家2%的普及率水平。但中国经过了网络的大跃进,已执全球牛耳。互联网和手机也是科技发明创造的产物,这一次它在发布信息、提供救助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仅仅几个月前,一场席卷全国的抢盐大潮,扮演主角的也仍然是它们。微博,也同样阐释了高科技的双面性。

  死难人数已达39人、中国首起高铁惨剧发生之后,立即引发全球的高度关注。这也是崛起中的大国所受的“礼遇”。一个月前挪威一辆火车完全烧毁、7月8日印度火车与大巴车相撞,国际媒体都仿佛失聪,BBC甚至都没有报道。当然印度可能由于火车事故太过频繁,国际社会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2010年一次事故就死亡140多人)。

  如果西方媒体仅仅止于关注,还是媒体的正常反应。但把灾难刻意引向制度却难称公正。法国媒体如法广的结论就是“中国表面亮丽经济成绩下,却是一个千疮百孔的政府管理体制。”“铁道部的表现完全是中国的体制所然”,而解决之道则是“不能只追究列车相撞的技术原因、全面检查列车系统,还要整顿铁道部管理文化,更要对所有部门建立完善的行政问责、监督机制”。法国《回声报》居然这样认为:“在中国,对所有造成死亡三十以上的事故调查都由国务院直接负责,结论将保密”。结论最为夸张的当属德国《法兰克福汇报》:“一场大暴雨击溃了中国的高速列车,也击溃了中国高铁的雄心壮志”。一向对中国的高铁项目颇感“不安”的日本,媒体表现的则是幸灾乐祸。《朝日新闻》24日称,赌上中国的威信建造的世界上最高速度的中国高铁,现在因事故出现乘客死亡,相信也是对政权的一个冲击。该报另一篇报道中以怪怪的语气说:“中国高铁车厢一半在轨道上,一半悬浮空中”。销量最大的报纸《读卖新闻》发表社论说,中国为了迎合北京奥运、上海世博和建党90周年赶工建高铁的政治日程,反映了轻视安全的侧面。也把事故归于体制。如果发生一起事故就是体制,哪么日本的核电站事故也是体制的原因了?日本2005年死亡106人的火车脱轨事故也是体制原因了?挪威二战以来首起悲剧也是制度原因了?何以就没有西方媒体从此角度进行探究呢?是不是只要和西方制度不同,出了问题就是制度,而只要效仿西方,则都只是个案?是特例?大概是西方民众也都洗了脑,出了这么大的悲剧,也没有人指责政府,没有人要求首相下台。反观中国,新浪微博所做的调查,要求铁道部部长下台的高达96%!而对于铁道部的批评、指责更是波涛汹涌。这大概才是中国真正快速进步的原因。

  温州高铁事故的原因很快就会大白于天下,在吸取了血的教训的中国社会也将慢慢学会正视高科技的双面魔力。中国高铁,仍然会以中国特有的高速度前行的同时,将会更加稳健。这不仅是高铁, 也是中国的写照。

  法国巴黎 宋鲁郑

分享到: 分享到腾讯微博 | 分享到新浪微博 | |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第一金融网免责声明:
    1、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2、文章来源为均为其它媒体的转载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转载是处于提供更多信息以参考使用或学习、交流、科研之目的,不用于 商业用途。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转载文章涉及您的权益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化和函告知,我们将尽快处理。来信:fengyueyoubian#sina.com (请将#改为@)。
    3、本网站所载文章、数据、网友投稿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与第一金融网站无关。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网友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专题栏目
    全站专题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文章列表 | 网站地图 | 征稿启事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6-2011 afinan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第一金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