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欧元的贬值影响欧洲购买力,但未影响中国在亚洲出口国中的相对竞争力; 
2)中国等亚洲出口国的税收、能源与人力成本未能跟随大宗商品价格出现相应调整,亚洲制造业相对欧洲的竞争优势缩窄;
3)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后引起的价格因素可能会夸大出口下滑幅度,例如 7 月美国进口价格指数年率为-10.4%。  
考虑出口价格指数,不排除下半年某个月,亚太出口金额接近两位数负增长。由于出口价格因素易被忽略,舆论对于价格调整前的出口同比更加关注,因此 9-10 月对出口乃至汇率的担忧可能会重燃。

3.  出口数据对交运股的投资含义
根据张五常教授的观点,过去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效,源自交易费用的下降。如果未来管制与行政主导的投资行为继续加强,则交易费用将呈现长期上升的趋势。 
中国的能源成本并未跟随石油价格而下降,人力成本受益于中国经济强大的韧性保持上升,企业税负居高不下。迄今出口竞争力没有下滑,需要庆幸制造部门的效率提升。我们关注政府下半年财政政策的力度,希望不会因为挤出效应而提高出口部门的成本,损害其竞争力。  
我们预计出口箱量的继续下滑,可能导致媒体和资本市场对汇率的担忧,在未来两个月内某个时间再次积聚。  
虽然我们预计周期股将在下半年某个时间出现反弹,但同时建议投资者保持耐心根据张五常教授的观点,过去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效,源自交易费用的下降。如果未来管制与行政主导的投资行为继续加强,则交易费用将呈现长期上升的趋势。 
中国的能源成本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