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基民故事】花甲之年随“基”应变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8 9:48:52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已经步入花甲之年的我,与大部分同龄人一样,一生勤俭度日。前几年,我和老伴双双退休之后,生活一下子变得黯然失色。

  为了不再每天窝在家里与电视相伴,考虑再三,我们毅然下海做起了股民。那一年,做了一辈子老师的我,突然转换人生角色成为了一名小学生。面对股票那些红红绿绿的图呀、线呀,我好像是面对天书一般茫然。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于是,我和老伴开始忙碌起来,书店的财经专柜、各种证券知识讲座、理财课堂、还有电视财经节目等等,把我俩忙得不亦乐乎。

  之后的几年时间,我和老伴就像原来每天上、下班一样早出晚归,只是工作时间变为早9点半到晚3点,工作地点就是证券营业部的散户大厅。在那里,我们结识了很多同龄的朋友,因为志同道合,大家聊起天来颇为投机。忙碌的生活,到底是为了挣钱还是为了寻找乐趣,恐怕没人能说得清。我们牢记“股市有风险”,把“多看少动”演绎到了极至。操作少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和老伴无法就买进哪只股票达成共识,最后只能各买各的。

  那几年,正赶上股改前的熊市,挣钱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我和老伴儿像大多数股民一样,在股市里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最后,还是老伴儿的一句话提醒了我:“天才做股票,凡人买基金,我看咱们还是买点儿国债、基金什么的吧,虽然收益有限,但是风险也低呀!”就这样,我听从老伴儿的建议,转而加入了基民的行列。

  刚开始,买了基金后,我还像以前看股票那样关注它的起起落落,记得当时走势平缓的基金可是把急脾气的我折磨得够呛,我甚至还对基金进行了几次“高抛低吸”,虽然收益微乎其微,但成功的滋味让我第一次尝到了理财的乐趣。

  虽然买了基金,但我和老伴儿对其还是一知半解,后来听了一些讲座,才有了初步认识。经过对当时基金历史业绩、管理团队以及各方面的比较,我和老伴最终相中了一只基金,这一次,我俩居然出奇的一致。买了几万元的基金,没过多久就有了不菲的回报,这可是大大出乎我和老伴的预料。不用往营业大厅跑,不用天天看盘,不用自己神经紧张,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我和老伴就赚到了钱。这可是我俩有生以来第一笔“不劳而获”的钱呀!一想起来我俩就乐得合不拢嘴,经常互相攻击对方是“财迷”,家里也因此充满欢声笑语。

  去年底,大盘开始回调,老伴儿跟我商量,想卖掉一些基金。老伴儿话刚出口,我的脑袋就摇成了拨浪鼓:“咱俩的退休金都不少,看病有保险,家里又不缺钱花,那利润与其拿出来,还不如继续持有基金呢!”我还教育老伴儿:“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人家基金公司里,都是顶尖的专家在为我们理财,要我说呀,只要国家的宏观经济好,基金就能长久看涨!”我坚定的语气感染了老伴儿,于是,我们手里的基金一直拿到现在,从盈利到亏损,在投资理财的路上,我们这花甲老人也时髦地坐了回过山车,感受了一回惊心动魄的刺激。

  经历了这一遭,我和老伴儿现在对于投资理财这件事,反倒释然了不少,尤其是5·12汶川大地震的时候,老伴儿总唠叨,如果当初听她的话把基金卖了,就可以多捐点儿钱了,为此,我也是相当的遗憾。

  作为花甲之年的人,我和老伴的一生,是伴随着我们的国家从成立到发展再到富强,只有经历过那些坎坷岁月的人,才能感受到今天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发展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经济问题也是如此。现在,世界各国的经济,以美国为首,大大小小都出现了一些问题,中国怎能独善其身?在这个时候,我们只能更加团结,才能战胜困难,挺起脊梁!

  前两天听了一堂理财专家关于基金定投的课,让我和老伴儿大受启发。现在,我们已经办理了基金定投,数额不多,是我俩平均每月退休金结余的部分,以前是存银行,现在改定投基金,从形式上看,没什么区别,但本质上,理财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和老伴儿依然看好2008下半年、甚至是2009年的行情,我们憧憬着自己的金色晚年,憧憬着祖国更加美好的明天!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